All About Japan

【日本面面觀】被東京都知事點名的夜生活城市「新宿夜店」

| 夜店 , 日本文化

東京解除緊急狀態之後,傳染最集中的地區的是所謂的「夜生活城市(夜の街)」。於是,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一改以往使用「夜生活城市」的含蓄說法,直接指出新宿的夜店是個傳染源。新宿是東京著名的不夜城,那裡的夜店可說是日本的大本營,究竟新宿的夜生活是如何形成的呢?又夜店到底有什麼魅力讓客人在疫情之下也要冒險去逛呢?

集合大型電器店、藥妝店、百貨商場、各式服品牌、知名住宿飯店、居酒屋、卡拉OK應有盡有的新宿,是多數造訪日東京的旅人慕名要去逛的地方。東京新宿的歌舞伎町,只看名字,似乎和傳統文化有關,當年筆者第一次來新宿時,獨自一人走進這條街,到處都是拉皮條的小哥,才發現走錯路,趕緊逃了出來。新宿可謂是亞洲最大的紅燈區,當年在這裡拉皮條,而後搖身一變成社會名流的也大有人在。

(圖:新宿歌舞伎町)

90年代,中日兩國的黑社會曾經在此爭奪地盤。現在的歌舞伎町,仍然燈紅酒綠,光怪陸離,是聞名亞洲的不夜城,也是著名的歡樂街,這裡有居酒屋、賭博店、色情旅館、還有各種夜店,滿足形形色色的人們的慾望。日本的夜店也分幾種,美國電影裡的那種喝酒跳舞的夜店一般會去六本木或澀谷,而新宿的夜店大多是具有日本特色,以坐著喝酒聊天為主。

(圖:銀座夜景)

新宿的夜店和銀座不同,銀座的夜店主要面向公司的老闆和政治家,這些人逛夜店可以使用各種經費,不用自己掏腰包,所以出手闊綽,而新宿的夜店主要面對普通民眾。新宿夜店的魅力在於模擬戀愛,雇用一些女孩和帥哥,讓他們和客人一起喝酒聊天,提供一個非日常的空間。

讓客人喝得高興,聊到痛快,慢慢地喜歡上其中一個女孩或者帥哥,成為粉絲,然後暗示可以去店外約會,先去卡拉OK唱歌,或者去逛街吃飯買東西,還有情人約會等等,讓客人不斷花錢。

比如開香檳、開白蘭地、開生日派對,讓客人送名貴手錶或許名牌包包,店員之間根據人氣和營業額排名次,夜店的廁所裡貼著坐檯女郎們的名單,上面標註著客人的指名次數,競爭誰是當月的第一。客人花錢越多,坐檯女郎的名次就越靠前,最有人氣的便可以坐上No.1的交椅。

夜店在日本社會是比較罕見的個人競爭機制,夜店裡的女孩或帥哥不論學歷,也不論資歷,完全憑個人的口才和魅力,只看營業額,誰能獲得最多的客人點名,誰就能在競爭中脫穎而出,獲得No.1,也就是店裡的一哥或者一姐。

店裡將女孩或者帥哥的照片貼在外面,讓客人點名。如果坐上一哥的位子,便能享受特權,本人也有一種優越感,有的店專為一哥特設包房,有的店規定一哥可以唱卡拉OK的壓軸歌曲。從一哥開始排座次,帥哥們天天都要競爭。

如果排不上座次,或者是剛進店的新手,就要為前輩打下手,替前輩們喝酒捧場,學習如何討客人的歡心,如何用巧妙的語言表現自己的魅力,抓住客人的心。不僅要在店裡努力,下班後也要和客人用Line聯繫,聊天增進感情,增加點名次數。

帥哥們不僅單憑外貌和身材,他們要學會洞察客人的心理,並不是一味低三下四地陪笑,而是通過交談,取得客人的信賴,在心理上成為朋友、成為男友、甚至成為偶像,甘心為他們保持一哥的座次花錢,客人會產生一種錯覺,是自己培養了帥哥,最終客人也會獲得一種成就感,其實有錢的女人也很孤獨和空虛。

在夜店工作的魅力就是個人可以自由發揮自己的魅力,這種魅力最終表現為數字,每到月底,客人的數字換算成工資和獎金等收入,收入按照營業額提成,當眾頒發工資和獎金。

一般的日本公司發工資都匯到銀行,不發現金,而夜店為了激發店員的熱情,在眾目睽睽之下發工資,現金裝在信封裡,依次發給店員,成績優劣,一目了然。一哥的薪資袋裡的現金鼓鼓的,可以立在桌子上。

新宿的夜店為了讓客人體驗非日常的空間,店主便推出歌舞表演,或者香檳為大家助興,這就形成了日本特色的酒吧文化。夜店的經營模式是一種無名的小人物通過努力成為「明星」的追夢手段。

於是,秋元康把這種模式導入了AKB48組合,讓她們在秋葉原的小劇場實現自己夢想。我們可以驗證一下AKB48的推銷手段和夜店的經營模式何其相似。

其一,女孩們夢想成為明星,賣力表演,努力取悅觀眾,觀眾則盡力買票捧場。觀眾和女孩們的距離非常近,簡直觸手可及,女孩們在小舞台上跳舞演,超短裙隨舞蹈上下紛飛,以此來撩撥粉絲的心,這種近距離就如同夜店一樣,使客人產生親近感和錯覺。

除了在劇場演出,女孩們台下與粉絲互動,如推銷CD唱片,握手和合影。粉絲為了能和自己的偶像握手要買CD,要拍合影,也要買CD。

其二,這些女孩不是往日明星的類型。她們沒有驚人的美貌,也沒有美妙動聽的歌喉,甚至沒有超群的身材,在眾多的普通女孩中插入幾個可愛型的小美女,樹立幾個偶像,讓女孩們競爭成為團隊的一姐 。

她們的成功,讓眾多的家長和女孩的幻想變成了夢想,立志成為偶像,這些女孩們認為上電視就能成為引人注目的明星。於是,偶像團隊不斷擴大,不僅發展到了日本各個地方城市,甚至還擴展到了上海、曼谷等海外市場。

其三,AKB48組合的培養方式和寶塚歌舞劇團完全不同。寶塚歌舞劇團要嚴格訓練聲樂和舞蹈,無論登台表演還是在鏡頭前都具備專業素質,而AKB48她們是粉絲身邊的偶像,她們在台上主要跳舞,歌曲只要清新明快就可以,而且是合唱,不需要專業歌手的水平。

其四,每年要舉辦總選舉,排座次,場面轟轟烈烈,已經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參加總選舉的偶像,需要粉絲們買CD,每一張唱片中有一張投票,這就是競爭人氣,也是典型的夜店手法。她們的粉絲大多是中年男人,有的粉絲為了抬高自己的偶像的排名,不惜花重金買選票,一次選舉竟然砸上1,000萬日元。

(圖:緊急事態宣言下的歌舞伎町一番街)

這種夜店模式造就的明星,雖然能名噪一時,但是也成為大眾化時代的消費品,很少能成為演藝界的明星。同時,模擬戀愛,把握不好,愛驟然會轉為恨,近距離接觸偶像的模式產生了刺傷偶像的負面事件,這在夜店裡也時有發生,而這種近距離接觸也是傳染新冠肺炎的原因。

同樣,在夜店裡工作,並不是令人羨慕的職業,一些在學校不愛讀書的年輕人最終走進了這個行業,但是這個行業也為這些在學校裡「失敗的」年輕人提供了一個重新表現自我,表現自我價值的機會。

個人之間競爭,夜店之間競爭,要在競爭中站穩腳跟,就要不斷努力,就要咬緊牙關,頂住壓力。其實,新宿的霓虹燈的背後,也有很多催人淚下的故事。

待疫情散儘後來日本旅行,不妨也來見識一下這獨特的新宿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