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台日大不同】日本小朋友邁向獨立的第一步「通學路」

| 深度日本 , 在日生活

走在日本的街道上一定或多或少都會注意到,有些道路旁的電線竿或柱子上會貼著「通學路」的綠色標示,配上大大的「文」字,可以說是十分醒目。就算不懂日語,從漢字的意思也能略知一二,「通學路」指的就是學童上下學所固定走的主要路線,通常被規劃在靠近學校十到十五分鐘內路程的主要幹道上。讓小孩從低年級開始就學著自己走路上學,在日本文化裡是家長培養小孩獨立性的重要指標,當然這樣的獨立性培養也是建構在完善而細緻的規劃及文化包容下才得以實現。

雖然台灣也有所謂的路隊,讓小學生自己上下學,但通常多集中在家裡離學校真的很近的學生,或是中高年級生,低年級生一般還是多由家長接送。這一點在日本則不太一樣,日本的家長從小孩上小學一年級開始便讓小朋友自行走路上下學。像是筆者之前住在吉祥寺附近的三鷹台附近,從國小到高中一應俱全,每天早上出門都能見到結伴上學的小學生和成群結隊的高中生。目前住的區域也有兩間小學,每天早上出門也都能見到個頭小小的小朋友,背著一個要價上萬日幣的日本書包「Randoseru(ランドセル)」趕著上學。

日本有學區 卻不瘋學區房

與華人社會一個很大的不同點是,日本雖然也有所謂的「學區」,家長卻普遍較不瘋所謂的「學區房」。在台灣時不時可以見到建商打出鄰近知名學府,優質學區等等的建案,在日本幾乎很少見到此類廣告詞。在日本,學校設置是按當地人口比例跟需求而建,只要是住在該區就有權利選擇就讀該區域內任何一所學校。正確來說,只要是居住在該區域,不需要買房或設戶籍,即便是借住也可以選擇就讀該區內的學校。此外,普遍來說日本的教育資源分配完善,不論是居住在哪一個縣市,所學的內容(義務教育)基本上是一樣的。學校的設備,雖有公私立之分,但也甚少出現嚴重的城鄉差距,簡單來說在日本國內任何一間小學,學生所接受的教育內容以及可享受的教育設備及資源基本上是差不多的。

對此日本家長並不瘋所謂的學區房,同時,學校也不鼓勵跨區就讀,甚至對此與台灣不太一樣的是,若是因為地理因素或個人家庭因素等必須跨區就讀,則必須經過嚴格的審查。日本人選擇購置房產的原因通常也都著重於附近環境的便利性及生活機能整體的健全性,較少會因為學校單一因素而特別在附近購置房產或搬家。加上,學童們的上下學路線都是由校方與家長會精心規劃而成,確保每位學生都能在徒步十五分鐘左右的路程內到達學校;若學生搬家後仍想就讀原來的學校,必須提出相關證明,證明學生可以自行步行或乘坐交通工具到達學校。

讓父母能放心放手的健全社會體制及文化

或許很多人對於上下學的日本小學生,三五成群的獨自在街上亂竄。難道日本的大人真的不管嗎?雖然日本治安好,但家長真的這麼放心嗎?其實只要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這些小朋友並不完全是「獨自」在街上走。通學路基本上是沿著該地區的主要幹道規劃,很少會設置在人煙稀少的小巷,避免學童落單。學生們會由高年級的學生帶領,同時學校也會沿途由老師站崗,清點人數。另外,偶而也會有一些熱心的歐巴桑或歐吉桑提醒小朋友趕快到校,不要逗留。在看似放任的通學路上,其實充滿了細心的規劃及各方的配合。

日本父母能夠放心讓小孩獨自上下學除了一直以來文化觀念使然之外,當然學校及各方的嚴密規劃也是能促成此習慣的原因。另外,相信就算只是到日本旅遊的觀光客或多或少都會讚嘆日本道路的規劃完善。首先,日本的道路平坦,道路兩旁基本上一定設有人行道,讓用路人能走得安心是一大重點。在通學路上沿途更是會增設標示或地上塗鴉,告知駕駛此處有小朋友經過,要特別小心和減速慢行。日本駕駛與歐美相同,遇到行人要過馬路通常都會主動減速或停下。此外,日本街頭也很少有亂竄的機車,大大降低了行人走在路上的危險。

台灣接送文化 vs. 日本獨自上下學

台灣近幾年的都市規劃也愈來愈人性化,除了新設了許多人行道,其他像是騎樓禁空等等政策,都是為了給用路人一個更好的步行環境,但說到要讓小學生自行上下學或許一時半刻還並非是所有台灣家長都能接受的觀念。

首先台灣機車文化盛行,父母出門時,順便載一程的習慣根深蒂固。在日本通常以大眾運輸代步,就算父母想接送,可能也只是變成一起搭電車或公車吧!台灣的街道規劃及用路習慣的確對於小朋友獨自在街上走,相對而言不是那麼安全,這也是台灣父母寧願自行接送的一大原因。另外,若碰到跨區就讀的家庭,父母就更不可能放小孩自己一個人來回了

另外,筆者個人所觀察到的一個有趣現象則是,雖然日本社會風氣及文化的確較台灣來得壓抑及約束力強,但在「放手」給孩子培養獨立性這塊又稍微的略強,像是「讓小學生獨自上下學」以及「營養午餐文化」,都是日本教育裡從小培養小孩獨立性的重要一環。

台灣社會風氣及文化遠較日本來得悠閒而奔放,但在賦予小孩自主性這一點上,卻依然保有華人傳統中,對於孩童採取較為保護及約束的姿態。當然每個地方因為價值觀與文化的不同,不能將一套作法強加於另一地。台灣的接送文化是因應台灣人的生活型態所養成的習慣;而日本讓小學生自行上下學的文化也已行之有年。

事實上,當外國人驚訝日本小學生如此獨立的同時,在日本國內,網路上也有人批評放任年紀這麼小的小朋友自己在街上走,可能會被人拐騙其實很不安全。實際上,就算是日本普遍治安良好的國家,幼童在上下學途中遭誘拐殺害的事件也是時有所聞。此外,抱怨小朋友在路上成群結隊奔跑嬉鬧,給駕駛人造成很大的困擾等諸如此類的反面聲浪也不小。

不論是台灣的接送文化還是日本讓小孩獨自步行到校的習慣,都是根據各自長久以來的生活型態及價值觀所形成的方式。刻意要將另一種做法放到另一地都會出現水土不服的情況,唯有硬體的發展及價值觀的因地制宜,與時俱進才能夠發展出更人性化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