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從新冠病毒(COVID-19)看日本史上的流行傳染疾病

| 在日生活 , 日本文化
從新冠病毒(COVID-19)看日本史上的流行傳染疾病

肆虐全球的2019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在日本也備受關注,特別是東京感染新冠肺炎的人連日增加後,電視上新聞或政論節目隨時都在談論疫情發展。記得上大學剛學日語的時候,日本老師講到一個詞,名叫「虎列刺(コレラ)」(即霍亂),當時真是談「虎」色變的感覺,令人印象深刻。

來到日本後發現,這個島國人口稠密,對於傳染病比較敏感,從幼兒園開始就教育小孩子勤洗手,回家第一件事要漱口。開始以為只是一種良好的習慣,後來覺得其中可能還有其他原因。查閱了一下資料,發現日本近代歷史上經歷的災難之中,就有極其嚴重的傳染病的事例,當時的報紙也和現在一樣,每天追踪報導,原來這是一種集體記憶。

據記載,最初霍亂流行是在1822年,源自印度的霍亂經中國傳入日本。第2次流行是在1858年,美國輪船密西西比號停靠長崎時,船員登陸後,霍亂便由長崎傳入九州,最後一直傳播到北海道。

明治維新之後,也就是日本的近代,最初的一次感染病爆發是明治10年(1877年)9月5日,美國製茶公司的兩名工人在橫濱染上了霍亂,隨後在橫濱有42人感染,14人死亡(《讀賣新聞》1877年9月20日報導)。然而最初霍亂只是在橫濱和鹿兒島流行。

為什麼會在相隔很遠的鹿兒島流行呢?因為當時的日本正值「西南戰爭」(1877年2月~10月),戰場主要在鹿兒島,政府軍和反叛軍的軍營中爆發霍亂等傳染病。戰後,士兵紛紛返回家鄉後,包含山梨、長野、福島、新潟、靜岡、愛知、三重等地相繼出現疫情感染。於是,霍亂在日本全國傳播開來。

人一旦染上霍亂,就會上吐下瀉,陷入脫水狀態,不久便死亡。所以,日語的「虎列刺」又俗稱「一骨碌」,也就是爆死的意思。江戶時代,人們以為是虎、狼、狸合為一體的怪獸在作怪,1877年9月21日,錦繪新聞上曾經登載了怪獸的圖畫,這個怪獸的確像猛虎一樣可怕。

不久以後(即1879年)霍亂在日本全國肆虐。據《讀賣新聞》統計,從4月開始,霍亂在全國傳播,一直到10月傳遍日本各地,直到10月25日,日本全國有16萬6734人感染,其中9萬零627人死亡( 《讀賣新聞》1879年11月2日報導),死亡率竟高達57%。霍亂直到1878年才結束,死亡人數接近10萬人。

當時,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法,老百姓只能求神拜佛,在家門口貼神符辟邪。政府只有呼籲民眾注意飲食和飲水的衛生、加強廁所的清潔消毒,同時將患者加以隔離,並燒毀死者的衣物。除此之外,1877年,日本政府還頒布《虎列刺病預防法心得》,規定患者和醫生要向行政機關報告,這就是1897年制定的《傳染病預防法》和現在實行的《感染症法》的基礎。

這次新冠肺炎爆發後,日本政府首先啟動的就是《感染症法》(1999年4月1日實施),以法律依據來隔離新冠肺炎患者,並以公費治療患者。

1886年,霍亂再次在日本流行,橫濱的戲院和劇場等公共場所都禁止營業。縱觀明治時代因霍亂身亡的37萬這個數字,遠遠超過了中日甲午戰爭和日俄戰爭中日本士兵死亡的總和,可見對外戰爭和傳染病對於日本社會造成重大的打擊。

進入大正時代,傳染病再次席捲日本。1918年,美國流行所謂「西班牙流感」,8月傳入日本,11月傳遍全國,凡是人群聚集的地方,如兵營、紡織廠、電車公司、煤礦、醫院等都是重災區,在歷史上稱為「第一次流行」,據當時的內務省衛生局統計,當年日本國內總人口5719萬,感染流感的竟然達到2116萬8000人,死亡人數高達25萬7000人。

1919年9月,又發生了「第二次流行」,這次流行也長達1年,有241萬2000人感染,12萬8000人死亡。緊接的「第三次流行」也有22萬4000人感染,3698人死亡。然而波及全球的「西班牙流感」,估測全世界患者高達6億,死亡人數達到2500萬以上,日本的患者總數達2300萬,死亡人數總計38萬人。

患上「西班牙流感」後,患者的症狀最開始表現為普通感冒或流感,但往往病情迅速惡化。據記載,住院兩個小時後,患者的顴骨上開始出現褐紅色斑點,幾個小時後,病人顯著出現發紺現象,症狀從他們的耳朵一直擴散到整個面部,膚色變青,不久便死亡。與以往的感冒不同,普通感冒一般是老人和幼兒感染和死亡率比較高,而「西班牙流感」的患者主要是20歲~40歲的青壯年。

當時人們預防流感的手段不多,在英美這樣的先進國家,大多也是戴口罩,然而日本的預防和治療手段就更貧乏。翻開當年的《大阪每日新聞》報導(1918年11月6日)「各個火葬場滿員。由於流行性感冒的突然襲來,死亡率急劇上升,大阪市自流行初期的10月25日開始至本月3日,天王寺、長柄、小林的3個市營火葬場全部爆滿。」

現在,在大阪天王寺區的一心寺,仍然能看到一個高大的石碑,上面寫著「大正八九年流行感冒病死者群靈」,紀念波及全日本的「西班牙流感」死者。在經過多次的傳染病的肆虐後,日本社會也開始教育孩子們從小養成了勤洗手、常漱口和戴口罩的習慣。

傳染病對人類歷史的衝擊與當下急務

傳染病對人類歷史的衝擊與當下急務

霍亂至今在世界上有些地區仍然是流行病,流感也從來沒間斷過,人類依靠現在的科技也沒能根治,但隨著流感的死亡率降低,人們逐漸輕視流感的傳染和治療。然而,流感應該引起人們的警惕,因為一旦大爆發,個人和社會的損失都十分巨大。

1.隨著科技發展與社會進步,但是人類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強大,對抗傳染病蔓延的手段仍然是不外出和隔離患者,這和100多年前的方法基本相同,所以人類要懂得謙虛,還要學會和自然相處。

2. 建立完善的傳染病法等涉及公共衛生的法律,釋出依法可循的強制力,真實確認感染人數與死亡人數,同時記錄每一個個案的傳染途徑。

3. 在全球化時代,傳染病擴散的速度要比以往快得多,因此要加強公共衛生的研究,還要在研究疫苗和特效藥方面投資,做好公共和個人防禦,以及醫療機構防治傳染病對策,同時還要加強海陸空邊境上的檢疫,加強疫情監測與邊境管制措施。

結語

結語

從歷史上看,每隔幾十年就會有一次傳染病的大流行,20世紀就有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1957年的亞洲流感、1968年的香港流感。進入21世紀,還有2003年爆發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病毒,近年又多次發生H5N1等禽流感。人是健忘的動物,傳染病的反覆流行,有可能是不汲取歷史教訓的結果。希望蔓延全世界的新冠病毒的疫情能早日結束,好讓大家早日恢復正常的生活,同時也期盼痛定思痛的日子早日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