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我將福島重建視為自己的天命」——專訪日本復興大臣吉野正芳

| Simply Wonderful. TOHOKU. , 福島
「我將福島重建視為自己的天命」——專訪日本復興大臣吉野正芳

2011年3月11日東日本大地震發生至今即將滿7年,這6年來雖然基礎設施仍持續興建中,但在各方面日本災後重建的努力與形象皆足以作為借鏡。這次All About Japan特別邀請到《日本新華僑報》總編輯 蔣豐先生,深入日本復興廳專訪復興大臣吉野正芳先生。

2011年3月11日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後,我曾多次深入福島採訪。東北大地震發生6年半後的2017年9月11日,我又一次作為華媒總編受邀深入核事故現場──福島第一核電站。截至目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只去過福島第一核電站兩次。
2017年8月初,安倍晉三在改組內閣時曾提出要求「所有內閣成員都要擁有『我就是復興大臣的意識』」。當然,真正的復興大臣只有一位,那就今年69歲的吉野正芳。
吉野正芳的家鄉,就是承受了地震、海嘯、核洩漏事故三重打擊的福島縣。他本人在福島縣的事務所也被全毀,就連自家住宅都遭受了大規模的毀壞。所以,他將把福島民眾的心聲傳達進內閣視為自己的使命,為此不惜與安倍晉三首相「同床異夢」。
12月1日,踏著日本政治中樞霞關的金地毯──鋪地的銀杏葉,我走進了復興廳,應約採訪復興大臣吉野正芳。

輻射劑量率與全球幾大城市不相上下

輻射劑量率與全球幾大城市不相上下

《日本新華僑報》:說來也巧,今年是我來日後的第29年,也是您從政的第30年。就在今年9月,我剛剛前往了核洩漏事故現場──福島第一核電站採訪,相關報導在中國國內引起了很大的反響。首先,我想問您一個中國人都很關心的問題,福島縣及周邊地域的輻射劑量率與全球主要城市相比,究竟如何?
吉野正芳:首先,我要感謝您將福島第一核電站的真實現狀介紹到中國。福島第一核電站周邊地域的輻射污染清除工作還在進行中,截至2016年10月,從福島第一核電站的80公里範圍內的地表上方一米的輻射劑量率﹐要比2011年11月減少71%。
如今﹐福島與全球主要城市相比﹐在輻射劑量率幾乎沒有區別。 2017年9月4日﹐北京的地表上方一米的輻射劑量率為0.07微西弗/小時(μSv/hr)﹐同一天的新加坡的輻射劑量率為0.10微西弗/小時﹐柏林為0.08微西弗/小時﹐紐約為0.06微西弗/小時﹐9月5日的首爾的輻射劑量率為0.12微西弗/小時﹐我的家鄉福島縣磐城市﹐2017年8月1日的地表上方一米的輻射劑量率為0.06微西弗/小時﹐比北京還低0.01微西弗/小時。

食品輻射檢查最嚴格的國家是日本

《日本新華僑報》:歐盟委員會在日前宣布﹐解除包括福島縣產稻米在內的日本10個縣的農林水產品的限制﹐該決定於12月1日起正式生效。歐盟的這一決定是否意味著福島縣產的農林水產品已經不存在核污染?目前全球有哪幾個國家解除了對福島縣食品的進口限制?
吉野正芳:在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發生後﹐全球有81個國家和地區都限制進口日本的農林水產品。截至2017年11月﹐已經有25個國家和地區解除了限制﹐僅在今年﹐就有卡塔爾、烏克蘭、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這四個國家恢復進口。 (在本次採訪結束後、阿根廷也解除了限制。)今天你來採訪我﹐也是我最為高興的一天﹐因為從今天開始﹐也就是從2017年12月1日開始﹐歐盟解除了包括福島縣產稻米在內的10個縣的農林水產品的進口限制。不過﹐十分遺憾的是﹐作為日本近鄰的中國、澳門、韓國、新加坡、俄羅斯等七個國家和地區﹐目前依舊禁止進口日本的農林水產品。
在大家的印象裡﹐福島產的稻米可能是全世界污染最嚴重的稻米。但事實上﹐日本對食品裡的輻射物質的檢查水準可以說是全球最為嚴格的。比如日本厚生勞動省規定﹐一般食品裡的輻射值每公斤不得超過100貝克勒爾(Bq)﹐而歐盟是每公斤不得超過1250貝克勒爾﹐美國是每公斤不得超過1200貝克勒爾﹐日本是美國乃至歐盟的十分之一以下。從2012年開始﹐日本就是全球第一個對全量全袋稻米都進行輻射物質檢查的國家﹐並且自2015年以後﹐就沒有出現過超標的福島產稻米了。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和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等全球性機構也都非常認可日本嚴格的食品安全管理和監察體制。

福島兒童遭受「風評被害」最令人痛心

福島兒童遭受「風評被害」最令人痛心

《日本新華僑報》:自2011年的核洩漏事故發生後﹐「風評被害」這個詞語就成為了亞洲國家的流行語。就連中國人都知道這個詞指的是由於一些沒有根據的風言風語所導致的經濟及名譽上的損失。通過報導﹐我也了解到日本為了消除「風評被害」採取了諸多舉措。這些舉措是否看到了成效?
吉野正芳:其實「風評被害」的根源﹐在於大家對核輻射的了解不足。為了讓大家準確地了解輻射相關知識和福島的現狀﹐復興廳製作了包括中文在內的多國語言的簡單易懂的宣傳手冊﹐努力消除「風評被害」。
如何讓福島縣的農林水產品恢復銷量﹐是消除「風評被害」的一大課題。雖然距離核洩漏事故已經過去了6年又8個月的時間﹐但是福島的農林水產品的價格依舊低於全國的平均價格。雖然福島有93%的水產加工廠都恢復了生產﹐但是東京的超市櫃檯上﹐已經陳列上了其他產地提供的水產品﹐現在很少能看到福島產的。今後﹐我們復興廳還會專門為此編制預算﹐幫助福島的農林水產品擴大銷售途徑。
福島的觀光產業也因為「風評被害」受到了極大的衝擊﹐我們在全球範圍內開展各種科學普及及現地宣傳活動﹐2016年在福島住宿過的外國遊客的人數比2015年增長了50%﹐呈現出的是一個逐漸恢復的趨勢。但是跟日本各地的盛況相比﹐依舊是遜色很多。
其實﹐在各種「風評被害」中﹐我最為擔心的﹐就是被疏散到其他縣的福島兒童在學校裡被排擠﹐遭遇校園霸凌。這是令我最為痛心的。

在抓緊硬性建設的同時也要照顧軟性需求

《日本新華僑報》:您剛才也提到﹐距離地震、海嘯及核事故已經過去了6年又8個月的時間﹐福島的災後重建工作進度如何?如今還有多少福島災民依舊在過著避難生活?
吉野正芳:福島全縣避難人數最高峰是在2012年6月﹐達到了16萬4000餘人。如今還沒能重返家鄉的有5萬3000人﹐是高峰時期的三分之一左右。這5萬3000人還沒有一個恆久且安心的居住地﹐是我們今後重點支援和輔助的對象。
福島全縣面積共計13.783平方千米﹐現在的避難指示區域是370平方千米(相當於五個香港島的面積)﹐只佔全縣總面積的2.7%。也就是說﹐福島縣內有97.3%的地區是可以正常生活的。截止2017年6月末﹐計劃建設的30.000戶災民公營住宅已經完成了總體的85%﹐今年年內預計完成至96%。
除了生理上、經濟上的損失外﹐我還非常關注大家的心理健康。雖然距離海嘯發生已經過去了近七年的時間﹐我自己也做了七個月的復興大臣﹐但直到今天我都不敢去看電視裡的海嘯的場面﹐看到了就迅速更換頻道。在那場海嘯中﹐我的家被沖垮﹐我的朋友被捲走……都說時間可以沖淡悲傷﹐但有些心理上的巨大衝擊﹐是伴隨著時間而逐漸鮮明起來的。連我自己都如此﹐其他災民的內心可想而知﹐在扶植產業、建設公營住宅、修建堤壩等硬性基礎設施的同時﹐還要照顧到災民們的軟性需求。

我要在內閣中傳遞自己的主張

《日本新華僑報》:最後﹐我想問您一個比較私人的問題。您是從福島走出來的政治家﹐現在雖然身在中央﹐相信對於家鄉也有著深厚的感情。您曾在眾議院預算委員會上公開表示﹐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的首要責任應該由國家背負。在不同場合也都強調日本應該推行零核電。這看起來與安倍首相是「同床異夢」。您覺得自己能夠說服安倍首相嗎?
吉野正芳:我是安倍政權的閣僚﹐按理說應該要和政權有協調性。但是福島民眾不需要福島第一核電站﹐也希望福島第二核電站廢爐﹐這就是所有福島民眾的心願。既然我作為福島出身的政治家入閣﹐我就要把老家福島縣的聲音傳遞給每一位閣僚﹐即便是少數意見也要傳達﹐盡可能地讓政權聽到福島縣民們的心聲。我將福島重建視為自己的天命。

採訪後記

採訪後記

在採訪結束後﹐吉野大臣再一次感謝我深入核電站現場﹐將真實介紹到中國。當他得知我最近撰寫並出版了中文版的《二階俊博傳記》後﹐他高興地表示﹐二階先生為日中友好發揮著不可取代的作用﹐與中國有著很深的淵源﹐希望日中兩國人民都能了解二階先生的貢獻﹐也都能了解我們福島縣的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