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華媒總編深入福島第一核電廠採訪

| 地震 , Simply Wonderful. TOHOKU.
華媒總編深入福島第一核電廠採訪

9・11對於太平洋彼岸的美國來說,是一個「黑色的日子」。對於太平洋此岸的日本來說,也不是「靚麗的時分」。今年的9・11就是日本2011年3・11東日本大地震發生6年半的日子。在此前後,日本社會再次熱議災後復興問題,其中最受關注的議題仍是3・11東日本大地震引發的福島第一核電廠核洩漏事故。同時,作為《日本新華僑報》總編輯的我,也接到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採訪邀請。

一、迫切需要年輕勞動者

一、迫切需要年輕勞動者

記得2011年3・11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後,我曾經深入到福島災區採訪。當時,有關福島第一核電廠核洩漏的消息每時每刻都翻著花樣更新,何止福島,整個日本都處在「核洩漏恐怖」之中。在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中國駐新潟總領事館協助要求回國避難的華僑乘車前往機場。我現場親眼看到一個日本男人追趕在抱著孩子的中國妻子背後,含著眼淚說:「還是中國好,中國好,看見你們有困難,就接你們回國。以後,以後我們怎麼辦啊?這個福島第一核電廠把我們害苦了啊!」

時隔6年半後,我再次踏上福島的土地。在龍田車站下車,乘出租車前往福島第一核電廠。途中,我向年近70歲的司機谷口宏幸了解當地的情況,他苦澀地說:「現在我好像已經完全習慣了。當初,我們都快被嚇死了。後來,許多人出去到外地避難。這麼多年過去了,的確是回來了一些人,但是那些有孩子的年輕夫婦大多不願意回來。我們這裡就是缺年輕人啊!」

其實,從東京上野車站乘坐「常陸號」特急列車到福島縣磐城車站,再從磐城車站換乘慢車前往龍田車站的途中,我看見車上的乘客越來越少,年輕人也越來越少。到終點站時,下車的幾乎都是白髮蒼蒼的老頭老太太。

不過,福島第一核電廠給出了不同的數字。現在,每天平均有大約7,000人在這裡工作。這其中,有大約1,000人是東京電力公司的正式員工,另外6,000人來自與東京電力公司正式簽約的40餘家企業以及「再承包」的1,000多個企業。這些人當中,有55%是福島縣當地人。我在現場看到,勞動者大多數是年輕人。

我追問:「這些勞動者中有沒有外國人?」「這些勞動者的工資如何?」得到的回答是:第一,東京電力公司沒有直接聘用外國人勞動者。但是,與東京電力公司簽訂業務契約的企業有聘用外國人的。也就是說,在福島第一核電廠現場,有外國人勞動者。具體多少人數,我們不清楚。我們並不排外,因此對這個數字也就沒有特別的關心。第二,這裡勞動者的工資狀況,我們並不清楚。但是,據我們的了解,與東京電力公司簽約的企業,對其勞動者的報酬都是相當的高的。第三,我們一直在為吸引更多的年輕人到這裡工作而努力。

二、把負面影響降到最低

二、把負面影響降到最低

進入核電廠後,我接受了一種非常熟悉的「外宣」教育——觀看錄像,講述福島第一核電廠6年來的變化。然後,參觀採訪了10個地方——進入和退出核電廠的管理設施,其嚴格的智能化管理手段令人嘆為驚止;;用30分鐘的時間參觀了化學分析大樓,看到「分析員」們一絲不苟地追踪著這裡每一天的化學變化;;觀看了除卻多種核的設備,據說這是日本國內僅有的幾台先進儀器;;乘車前往3號爐高地,遠望舉世聞名的1號爐到4號爐的外觀;;到3・11地震後海嘯發生的遺址,那裡樓房上寫著「2011年3月11日,17米」的藍色標痕,正是海嘯當年肆虐的痕跡;;參觀用凍土打造的陸地側擋水牆壁和海面側擋水牆壁,其功能主要遮擋污染水的外流;;觀看5/6U側的應急柴油發電機;;參觀廢棄物品處理場地。

所有的這些,是不能用「舊貌換新顏」來描述的。因為當年地震後遭到海嘯狂襲的的慘景今日依然可見。那些被海嘯撞得傾斜歪倒的三大水罐、1號爐到4號爐或者被震毀、或者被燃燒的爐頂仍然刺人眼簾,讓人心痛、後怕(事後感到害怕)。

福島第一核電廠詳細介紹了1號爐到4號爐的狀況,指出各爐都持續維持在「冷溫停止狀態」;還介紹了污染水處理狀況;介紹了已經啟用的用7萬立方米的凍土打造的長達1,500米的陸地側擋水牆壁;介紹了勞動環境的改善,整個核電廠內已經有95%的區域不需要勞動者再穿防護服;介紹了未來取出核燃料殘骸的進程表等等。

我提問:「地震發生以後,福島第一核電站發生核洩漏事故,是否有大量污染水進入海域?」答曰:「的確有這種狀況。」

我提問:「這些污染水流入海域,對周圍的漁產品是否產生影響?」答曰:「我們不能說沒有負面影響的。」

我提問:「這些核輻射的負面影響,到今天是否存在?你們在怎樣消除著這種影響?」答曰:「把這些核輻射的負面影響用最新技術管控起來,降到最低,就是我們每天在做的事情。現在,針對福島第一核電廠,存在著『安全』和『安心』的問題。我們能夠做又必須繼續做好的是『安全』工作,讓周圍百姓乃至日本、世界『安心』的工作,還需要各方面的長期努力。」

三、安倍晉三的「王牌」

三、安倍晉三的「王牌」

我提問:「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是否來過福島第一核電廠?」得到的回答是:「非常湊巧,您今天來採訪是9月19日。4年前的這一天,安倍首相也來到核電廠視察。」

掌握的資訊是,2012年12月,安倍晉三梅開二度,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從那時至今,他多次前往東日本震災三縣。先後去過岩手縣8次,宮城縣12次,福島縣是最多的,去過16次。但是,福島第一核電廠只到過一次。

2017年8月初,為了挽回斷崖式下跌的支持率,安倍晉三改組了內閣。在此後舉行的第一次「復興推進會議」上,安倍晉三要求「所有內閣成員都要擁有『我就是復興大臣的意識』。」顯然,他知道伴隨著時間,已經有閣僚對此生疏、冷漠了。

如今,福島第一核電廠存在三大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四處堆積的污染土! 3・11東日本大地震引發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放射性物質洩漏,其結果之一是土地大面積污染。事後。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核電廠進行了強有力的「除污」工作,清除出來污染土達到1,400萬立方米。但是,這其中只有37萬立方米的污染土被收存起來,佔其3%而已,其餘的還都或者蓋在綠色塑料布下,或者裝在黑色口袋中。日本政府稱2020年度前要把這些「污染土」全部從街區中搬走,可能嗎?第二個問題是難以完全管控的污染水!福島第一核電廠坦承,從2011年3・11東日本大地震至今的6年半期間,流入地下的污染水持續增加,大約已經超過100萬噸。儘管有人說「這樣的污染水流入海域,就像給大海裡面撒了一把鹽一樣,不會造成嚴重污染的。」但是,恐怕沒有人對這種「撒鹽海水」不擔心的。第三個問題是核電廠1號爐到4號爐的核燃料殘骸回收。時至今日,儘管已經使用了機器人調查等各種手段,但爐內核燃料殘骸的融化和分佈情況依然不明。預計到2021年才能夠開始回收,預計到2041年至2051年期間完成回收。

如今,福島縣內還設有「歸還困難區域」,福島縣中心還有57538人過著「避難生活」。安倍晉三提出一個「福島創新・海岸構想」,被稱為「福島復興的王牌」,他要把福島第一核電廠作為一個「廢爐研究和研發使用機器人的據點,以此向世界展示日本核電技術遇到困難後的發展」。

走筆至此,我想起了採訪中的一個花絮。東京電力公司報導第二組經理廣瀨大輔對我說:「如今,我們已經有五重方法,可以給一號爐注水。2011年3月地震發生時,大家都為一號爐注水冷卻的事情焦急萬分。我還記得,那時中國的三一重工企業援助了我們一台長臂泵車,真的幫助我們解決了不少困難。中國對我們的幫助,我們是不會忘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