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重拾信心 —— 在困境中經得住考驗的福島稻米

| Simply Wonderful. TOHOKU. , 福島
重拾信心 —— 在困境中經得住考驗的福島稻米

9月22日,從福島車站下來,「福島」二字十分醒目。甚至有些觸目驚心。福島二字,從311地震之後,就蒙上了特殊的灰色。而其實,自我從東京車站乘上新幹線到這裡,不過1小時22分鐘。

採訪第一站,福島縣水田畑作課,感覺可以簡稱水田課。水田畑課主任丹治喜仁接受採訪。拿著資料,很詳細地講解為何福島縣會開展全量全袋檢查。 2011年10月,福島縣依照國家基準,進行了抽樣檢測,然後稻米完成出貨,卻不料在11月16日發生福島市舊小國村玄米檢測出超出正常數據指標的稻米。一時間,媒體嘩然。福島米,緊急檢查,並且在人們心目中被刻上「輻射」的印記。福島縣決定,2012年的稻米,實施全量全袋檢查。這意味著,在福島縣稻田裡生產出的稻米,每一粒,都經過了針對放射線物質銫的檢測。據了解,當時為了生產出對應的機器,立即從日本的數家廠家招標,在4個月以內就開發出了專門針對稻米檢查的新機器。這機器很昂貴,一台大約需要2,000多萬日元。這機器很厲害,一分鐘能檢測兩包以上30公斤稻米的放射線物質含量。

福島縣的稻米檢查體制,縣級有安全對策協議會,包括福島縣農業振興公社、農協中央會、農協福島和縣級的物流業者、消費者團體等。其業務內容是將稻米的檢查實現數據一元化管理,並且在網頁公佈檢查結果,以及作為賠償費的一部分,向東京電力公司徵收這些檢查的經費。

縣級之下,還有地區的協議會,整個福島縣有38個協議會,由市町村、農業團體和物流團體。業務內容是安排檢查儀器的設置點,發行貼在米袋上的標籤並上傳檢查結果。

這麼多稻米的檢查,誰出錢?包括這些縣協議團體的經費,從哪裡出?這是很現實的問題。索賠對像是東京電力,而東京電力也並無力償還,實際上基本上這些錢來自國家,或說來自稅金。

福島市的全量全袋檢查所,設在民間企業的倉庫裡,這樣一來,搬稻米入庫都很方便。我們去的這個檢查現場,有三台價格昂貴的傳送帶式檢查儀器。距離不遠處,就是堆放米袋的地方。一袋米30公斤,在追加吸盤式運送機前,檢查稻米靠人工搬運。縣裡職員搬米到日落西山,搬到閃腰,但必須每一袋都經過檢測。那是2012年,全量全袋檢查剛開始實施。農家多數是年歲較大的老人,要將30公斤的稻米運去檢查,對農戶來說負擔不輕。挨家挨戶說明情由,並考慮如何安排送去檢測,是看上去不起眼然而非常實際的工作。為了開展檢查工作,縣裡開展了檢查業務研修會,目前的檢測人員大約有1,500人。

在現場,工作人員為我們演示了整個過程。當推車將米運到檢測機器附近時,就用帶有吸盤的機器將米放到檢查台上,那個吸盤,只要附著在米袋上,即使女性也能輕鬆將米放到檢查台。這時,米袋上貼有標籤,顯示米是哪裡產的,農家的名字、稻米編號,這種標籤根據農家擁有稻田的多少而發放。標籤如果剩下,則會被回收。在檢測時,需要掃描條紋碼,經過儀器檢查後,平安過關的稻米,會被再貼上一張「檢查濟」的標籤,上面標註有:已通過放射線物質檢查的字樣和對應的二維碼。

這張標籤,在現場也為我們演示如何用二維碼去讀取,掌握這袋米的產地、農家、出產日期、放射線物質數據。每袋稻米的放射線物質結果,由數據管理公司的雲處理技術統一管理。

據了解,到目前為止的檢查結果,其實也讓人們開始考慮是否還要持續下去全量全袋檢查?因為從2015年起,實際上已經沒有檢查出有超過基準值的稻米了。或者說,已經完全符合安全標準,這兩年的檢查,就只是出來「毫無問題」這樣一個結果。而每年花在檢查上的費用是50幾億日元。
要不要再檢查下去?眾口難調。

記者採訪了一對福島市的農家夫婦,丈夫叫加藤晃司,妻子叫加藤繪美,他們應該算是農家裡很年輕的夫婦了,育有從保育園到初中年齡的四個孩子。原以為,他們會認為不必再繼續這「勞民傷財」的檢查,然而加藤晃司卻說,應該堅持,乾脆來個50年,每年都有安全的記錄,這樣才讓人看到福島縣的決心。

加藤二人帶領著4個娃和他們的狗狗,生活中福島的大地,主要生產著福島米的一個品牌——天之粒。這米比起其他柔軟的日本米,嚼勁略為顯著。

在老齡化的日本,尤其像地震後尤顯地廣人稀的福島,這樣年輕的農家夫婦十分少見。也因此,縣裡遇到點有採訪之類的,都聯繫到他家。他們經營著加藤農場。原本都是普通公司的職員,七八年前,從祖父手裡接過了農田和農業機械。據加藤先生說,這活兒好,與天地農田打交道,幾點幹活幾點收工也是自己說了算,沒有日本公司內的人際關係等壓力。而妻子繪美,為夫唱婦隨,取得了水田環境鑑定士、稻米諮詢師的資格。看上去苗條嬌小的繪美女士,直言自己並不怎麼下地幫忙,下地幹不了多少活,不如發揮自己特長。在育兒和照料家務外,通過臉書等社交媒體來宣傳加藤農場,宣傳福島的稻米。
加藤農場比地震之前,農田擴大一倍,這是因為隨著農民年事已高,很多土地荒廢了。加藤夫婦看在眼裡,不希望福島的農田越來越多地荒蕪,便租下來種。漸漸地,稻田越來越多,稻浪翻滾,然而收入卻不盡人意——福島稻米要贏回消費者的信賴而得到它應有的地位,或許還任重道遠。

儘管福島縣網頁上公佈著稻米的各種數據。儘管福島縣內203台機器在秋收後每天全力檢測著每一袋稻米的放射線數據。儘管數據顯示著福島稻米的安全。儘管實際上在首都圈很多餐廳裡都使用的是福島稻米,這意味著其實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經常在吃美味的福島稻米。但一旦消費者走進超市選購稻米時,還是有不少人會對福島稻米避而遠之。

根據輿論調查,有百分之二十的人,是怎樣都拒絕購買福島稻米。而有百分之八十,則認為可買或持觀望態度。既然百分之二十的人怎麼都不會買了,是不是乾脆就面向百分之八十介紹福島稻米。而為了讓人們堅信福島稻米的質量,應該堅持全量全袋檢查,加藤夫婦這樣說。
當然,每年50多億日元的檢查費用,來自於人們的稅金。

在離開福島之前,一路上都見到果園,枝頭佈滿蘋果、梨、桃子等,原來,福島一直是水果的著名產地。接受採訪的丹治主任和加藤夫婦都說,從小到大都沒買過水果。親戚朋友裡總有種果樹的,所以在福島人看來,買水果吃大概挺不可思議。這原是一片肥沃美麗的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