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在日外國人】所謂的有機是帶領人群與社區進行從無到有的農事

| 美食 , 書籍

將豆腐切成1公分左右的小立方、春天採收的洋蔥切成小塊備用,再將鰹節削成薄薄的柴魚片煮成高湯。輕拍在地新鮮生菜疊後擦乾水分,然後小心翼翼地用手撕成成一口大小。鄰家的孩子正在輕聲哼唱著兒歌,結束後孩子們紛紛圍攏到木桌旁,抽出椅子坐好,將自己席前的鮮豔餐巾攤開等待開飯。今天的菜單雖說十分簡單,但食材全部採自木製校舍周邊的農地,用這些食材做成的鄉土料理十分健康。從1歲的嬰兒到5歲的孩童,都津津有味地吃著午飯,大快朵頤著豬肉生薑燒和生菜作成的三明治,以及加入炸豆皮的味噌湯。

要把全員碗裡的飯菜全都準備好,Nancy Singleton八須女士需要做的事情相當多。在她最初出版的那本《Japanese Farm Food》裡,道出了作為道地農家的八須一家,以及他家所在的整個農村社區,和社區所有人生活中心的農家料理。該書於2012年出版,深得各方面讚譽,取得了3萬多本的出色銷量,而這本書還在加利福尼亞著名的Chez Panisse咖啡館開業紀念派對上被提及。通過這一系列活動,也促成了八須女士拿到了更多日本國內出版合同和國際出版合同,並有機會在全國的綜藝電視節目中露面。

八須女士最初是在1988年從加州來到日本,很快便受到一位高大且具牛仔風情的日本男子的青睞,這位被八須女士愛稱為「羅德利果」的男子是當地的農業家八須理明,日後這位溫柔體帖的男子成了她的丈夫。二人齊心協力,在自家土地上建起了最初的家,在高聳的天花板和垂木下搭了座閣樓,整體建築採用杉樹骨架結構。八須女士一邊育兒,一邊幫著做些農活,之後就在屋外給孩子們直接上起了英語會話課。因此一直以來對料理的熱愛,對八須女士來說,以目前的生活為背景寫一本有關料理的書的念頭常常出現。「我從孩童時代起,人生的所有時間幾乎都花在了料理上。」八須女士如是說。

八須女士在養育3個孩子的同時,有關農家外語學校和料理類書籍的寫作也逐步得到了實現。幾年後,她的英語會話課發展成在午餐時段提供家庭料理的模式,在幼稚園展開對正規料理知識進行細緻講解的英文集中課程。「對我來說,學校是個非常重要的指標,而料理則是我生活的驅動力。因此,一直以來我都很想寫一本有關料理的書。」八須女士感嘆道。八須家將杉樹木屋改裝成學校,而且還將祖先代代相傳的宅邸改造成了可以住下老少三代的新家。此外,八須女士還針對農家婦女展開烹飪課程,用她的熱情將古樸的農家廚房改造成實用的料理教室。

八須女士最初的想法是,將奶油焗烤、燉煮和義大利燉飯等食譜整理成料理書。但隨著周邊農家社區和農家傳統料理對她影響的日益加深,八須女士決定寫一本更特別的料理書,也就是說,去寫一本有關栽培食物,教授美食知識,與周圍的農業夥伴特別是有機蔬菜種植者多親多近,並包含自己整個農家日常生活的書,這樣的一本料理書,被八須女士視為成自己的使命。

「有機不單單意味著無農藥無添加」八須女士說道。「很多人認為有機意味著自己必須對自己種植糧食蔬菜的那片土地盡心盡力。」但我並不這麼認為。「所謂有機,就是指要動員起更多與人有關的要素,這和想要接觸到更多東西是同一個道理。」八須女士所使用的味噌和醬油,其原料來自鄰居所種植的有機大豆和有機小麥,簡單來說就是動員整個社區從頭做起。

人和社區是搭建食物最重要的靈魂,八須女士還對那些大量生產的一次性食品,以及人們過分依賴這些食品的現狀持懷疑態度。八須女士談到「我對這些活動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解說料理。」我的願望是「希望更多人都能自己做菜。除此之外,我對孩子們的生活,以及日益污染的大氣環境表示擔憂。像是水不如以前清澈這件事,對於污染我雖然不能直接做些什麼,但為了孩子們的身體不被污染,我們又能做些什麼呢?像每天的飯菜,就是完全經由我們自己所掌控。」八須女士以實現優質農家料理為目標,將農家社區的價值觀傳遞給了她的學生們。而且,實際上也正是因為她的學校將注意力集中到料理和社區上,獲得了許多關注。

那本《Japanese Farm Food》的英文版和法文版已經上市。2015年底還將推出荷蘭語的翻譯版和日語簡化本。八須女士的第二本書也正在籌劃當中,一本名為《Preserving the Japanese Way》的醃製美食,預計於2015年8月問世。此外,八須女士正在寫她的第三本書,內容將是有關日本全國各地的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