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福島產的蔬果安全嗎?看看中國人農家怎麼說

| 日本農業 , Simply Wonderful. TOHOKU.
福島產的蔬果安全嗎?看看中國人農家怎麼說

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北部海域發生芮氏規模9.0級地震並引發海嘯,導致福島第一核電站發生核洩漏事故。雖然事故發生已近7年,但時不時總會有令人驚悚消息出現在社交網路媒體上。雖然許多傳聞最終都被證實為謠言,但受眾的心理總是傾向於「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不少人依然感到了擔憂——福島的食品真的安全嗎?

雖然前不久歐盟已正式決定解除包括福島縣產稻米在內的10縣農水產品中的一部分或全部的限制,美國也於9月放寬了對日本牛奶和乳製品的進口限制,但中國大陸、台灣、韓國等亞洲國家和地區對福島食品進口一事依然採取保留態度。那麼,核電站事故對當地農業影響到底有多嚴重?福島產的蔬菜水果能不能吃?記者近日赴福島採訪了當地從事農業的華人和農業合作組織,試圖了解真實的情況。

福島縣伊達市是一座6萬多人口的小城,中國人張帥已在這裡生活15年,311地震發生前一個月開始從事農業,目睹災後近7年來福島農業的恢復過程。

1982年出生於黑龍江齊齊哈爾的張帥,因為外祖母是日本人殘留孤兒,2003年舉家來到日本福島生活。輾轉在幾個工廠工作後,在親戚的影響下,相對來說能夠自由支配時間的農業讓張帥提起了興趣。 2011年2月,也就是311東日本大地震的前一個月,張帥一家開始當起了菜農。

最開始的辛苦卻是張帥沒有料到的。剛購買了農業設備及工具,種下種苗,就發生了震驚世界的311東日本大地震,張帥只好放下剛開始準備的一切,回中國避難。不到一個月,他放心不下地裡該收穫的蔬菜,又返回福島,「因為在農協(農業合作社)訂了蔬菜苗,又買了農機,前期投入非常大,不想放棄」。

農業是福島縣的經濟支柱,核洩露事故以後,「福島產」食品一度讓人談虎色變,剛著手農業的張帥不巧遇到了這段最艱難的時期。張帥和妻子對農業一無所知,跟著親戚從零開始學起,在距離核電約60公里的地方建起了培育蔬菜的溫室棚架。 「夏天的棚內在10點時就會達到40多度,所以每天5點多就要去農地幹活。而即使是這麼努力地去做,在最開始的三年卻還是只賠不賺。 」張帥說,幾年前的大雪還壓塌過辛辛苦苦搭建的五個棚架。

「好在福島對農業扶持挺大,才讓我們堅持下來。」張帥介紹,「對年輕人學習農業,前兩年每年有一百多萬日元的補助金,購買農業設備也有補助,有的補助會高達50%,比如搭建棚架花費150萬日元,會得到75萬的補助,另外還有購買農業機械等類似這樣的補助。所以最初即便不賺錢,也不至於沒辦法生活。」

「地震那年菠菜超標了,後來都銷毀了,東京電力給了賠償,以後我種的蔬菜再沒有遇到超標。因為種的是溫室搭棚蔬菜,所以核電站事故影響不大,只是菜價不比從前。」張帥對自己種的蔬菜頗有信心,他說:「地震發生至今,每一種蔬菜在收貨、出貨前,都要先把樣品送到農協接受放射性物質檢測,只有合格了農協才會收購。蔬菜都是由農協統一收購、出售,從源頭上防止了不安全蔬菜流入市場。我們一家人只有地震後兩年是飲用瓶裝水,後來都是自來水,吃的蔬菜都是自己種的,稻米也是從當地農家直接買的。」

在 「JA福島未來農業協同組合」,記者證實了張帥的說法。該組合伊達地區指導販賣課的鈴木優志介紹,在福島已建立了常規的食品放射性物質檢測機制,評估當地農產品的安全性,該組合的檢測數據是一個重要的窗口。以2016年度為例,從2016年3月至2017年2月,檢測中心檢測了福島縣伊達地區13,322件樣品,包括蔬菜、水果、豆類、食用菌、山菜類、加工品等。所有的檢測結果都可以在相關網站上查詢到,從數據上可以看出,去年沒有不合格樣品。

在檢測中心,記者了解了檢測過程,蔬菜被洗淨,切碎後,放進放射線檢測器中,檢測結果隨後會在電腦上顯示出來。放射性銫的數值超過100貝克勒爾/公斤,就判為超標,被嚴格限制進入市場流通。

「每到春夏季蔬菜大量收貨時期,三名檢測人員每天都很忙。」鈴木說,在核事故之後的一年裡,的確有山菜類檢測出輻射,隨後就禁止此類蔬菜的採摘、出貨,但這幾年沒有檢測出過超標蔬菜。

在2016年度檢測列表上,記者留意到,檢查樣品中蔬菜最多的是黃瓜,檢測了1019件樣品,水果中最多的是桃子,檢測了3,492件樣品。

鈴木告訴記者,福島縣是黃瓜、桃子的主要產區,而伊達地區桃子產量在福島縣居首位,近年向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出口量出現增長趨勢。

除了食品,政府對住民的身體健康也非常關注,孩子更是如此,每年當地都會組織孩子們檢測體內放射性物質再加上日本人鄰居們也都非常正常地生活著,張帥和妻子也就覺得沒有什麼可以擔心的。

現在,張帥已經摸索出一套獨自的種植技術,他說:「在中國也接觸過農業,普遍是大型農場統一管理,沒什麼技術含量,而日本是各戶種植,每一家、每塊地的栽培管理方法都不一樣。我種植的每塊地的土壤滲水性、肥量、溫度、通氣性都不一樣。這最初是靠農協技術指導,後來就要靠自己摸索、積累經驗。」

「我當時初做農業時,很多年輕人不願種地,閒置土地挺多,我們很容易就租下土地,現在不到20畝。但再擴大已不容易了,做農業的人比前幾年多了,土地越來越不好找。」張帥說:「黃瓜苗栽到地里大概25-30天就可以收貨,農忙的4月到10月,每天都要採摘,澆水、施肥,防止病蟲害也要做,沒有一天休息。現在已經忙不過來,今年開始請了兩名幫手,明年還打算招聘兩名農業研修生。」

與張帥對話時可以發現,在他眼中的福島是一個充滿感激、喜悅與希望的家園。耕耘與持續,終於換來收穫,已有兩個孩子的張帥,一家的生活也有了起色。之前張帥一家一直住在政府的町營住宅,2017年夏天在距田地5分鐘車程的地方買地蓋了獨棟住宅。受張帥的影響,2014年他的兩個表弟也開始進行溫室搭棚蔬菜的培育,現在親戚中已有四家在福島從事農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