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徹底解讀】PPAP神曲背後牽出一位日本藝能界大神 — PICO太郎走紅的深層邏輯

| 日本電視 , 藝人

繼續搞笑還是繼續音樂?

隨著古坂越發投入到專業的音樂創作,他也似乎漸漸淡出了公眾的視野。
但其實早在2010年,古坂便在美國休斯敦圓了自己在海外開現場的音樂夢,且一直活躍於專業音樂圈裡。
從2011年開始,出於好玩,古坂扮起了PICO太郎,開始以豹紋DJ的形像出現在大家面前。
不仔細看,誰也不知道,PICO便是當年那個坂本。
從這個角度說,PPAP神曲的爆發,外表上看似純屬偶然,但其實光鮮的數據背後,有很多古坂個人的辛苦追求和夢想寄予,PPAP這首歌和早年古坂要震驚世界的「和風Techno 」,本質上並無二致。

日本的網路紅人經濟學?

在看到各大網站都熱炒從傳播學,營銷學的角度分析PPAP如何火遍全球時,AAJ的小編卻打心底里覺得,PICO的一舉成名和這些東西沒有半毛錢關係。
換句話說,無論你再怎麼包裝,也出不來第二個PPAP。
因為,包裝的前提是你得有像古坂一樣十幾年追夢的積累。這個積累,投機取巧不得
但如果硬要說說日本網紅經濟學這個偽命題,下面這3點是值得思考的。

1. 平台集中

首先,是平台問題。
假如對比中國市場你便會發現,與那些從文字圖片到視頻直播,二次元三次元全覆蓋的平台體系相比,日本網紅所能利用的平台屈指可數。
其中主流還是美國互聯網公司提供的社交網絡平台,比如Youtube和Instagram。
而PPAP最開始就是從YouTube上火起來的。
YouTube上做創意視頻幾乎已經成為了日本網紅的主流活動形式,而這個行業也在逐漸產業化,不但產生了具有一定人氣的視頻網紅,還產生了專門的網紅公司,招募和培養網紅。

2. 外形折中

與中港台三地無數萌妹軟妹禦姐小蘿莉正太型男相比,日本藝能類網紅似乎並不太關注外形。
反之,表演違和,穿著誇張搞笑卻使他們顯得格外出挑有趣。
而且,網紅中男性也是主流,萌妹子反而不多,即使是女生,還經常有大胃王女子,專門直播自己氣吞萬里如虎。
你可以再看一遍PPAP,這個視頻也幾乎完全符合標準的日式網紅特徵。

3. 跳出圈子

剛才提到的那樣,日本的網路經濟還遠遠稱不上博興。
在日本,很多小孩子從小的夢想就是能上電視,做逗人開心的搞笑藝人。這份熱情和執念,絲毫不亞於甲子園的棒球英豪,或者參加擁有百年曆史高中聯賽的足球小將們。
所有領域,幾乎都有權威評判和最終審核你成就的平台,網絡似乎只是配合這些舊有平台的新手段罷了。

要知道,日本的搞笑藝人市場已經做得足夠大了。
1億2000萬人口,電視依然是最受追捧的傳媒手段,且搞笑藝人節的電視目又佔有很大比例。
搞笑藝人只要抓住電視,抓住國內市場,就足以讓自己衣食無憂了。
所以像古坂這種搞笑藝人,敢於不斷挑戰海外市場,還是很有前瞻性的,而且他勇於跳出電視,把戰線拉到網上。
PPAP的異類之處,還遠不止這些。
比如,搞笑藝人這個職業是超級依賴日語的,讓他們講外國話,所有梗都瞬間失色一半。
反觀PPAP的火爆,完全不依賴日語,他選擇用最簡單的英文單詞配上洗腦旋律征服世界。
最後客觀上,網絡也提供了古坂單槍匹馬挑戰世界的機會,再也不用和一同出鏡的十幾位搞笑藝人你一句我一句,互相配合製造哈哈哈的和諧世界了。
網絡空間,在這一刻,顯得格外真實

  • 1
  • 2
  • 1
  • 2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