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福岛蔬菜安全吗?中国人农户这么说

| 农事 , Simply Wonderful. TOHOKU.
福岛蔬菜安全吗?中国人农户这么说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里氏9.0级地震并引发海啸,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故。虽然事故发生已近7年,但时不时总会有令人惊悚消息出现在互联网。虽然许多传闻最终都被证实为谣言,但受众的心理总是倾向于“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少人依然感到了担忧——福岛的食品真的安全吗?

虽然前不久欧盟已正式决定解除包括福岛县产大米在内的10县农水产品中的一部分或全部的限制,美国也于9月放宽了对日本牛奶和乳制品的进口限制,但中国大陆、台湾、韩国等亚洲国家和地区对福岛食品依然神经紧绷。那么,核电站事故对当地农业影响到底有多严重?福岛产蔬菜水果能不能吃?记者近日赴福岛采访了当地从事农业的华人和农业合作组织,试图了解真实的情况。

福岛县伊达市是一座6万多人口的小城,中国人张帅已在这里生活15年,311地震发生前一个月开始从事农业,目睹灾后近7年来福岛农业的恢复过程。

1982年出生于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张帅,因为外祖母是日本人残留孤儿,2003年举家来到日本福岛生活。辗转在几个工厂工作后,在亲戚的影响下,相对来说能够自由支配时间的农业让张帅提起了兴趣。2011年2月,也就是311东日本大地震的前一个月,张帅一家开始当起了菜农。

最开始的辛苦却是张帅没有料到的。刚购买了农业设备及工具,种下种苗,就发生了震惊世界的311东日本大地震,张帅只好放下刚开始准备的一切,回中国避难。不到一个月,他放心不下地里该收获的蔬菜,又返回福岛,“因为在农协订了蔬菜苗,又买了农机,前期投入非常大,不想放弃”。

农业是福岛县的经济支柱,核泄露事故以后,“福岛产”食品一度让人谈虎色变,刚着手农业的张帅不巧遇到了这段最艰难的时期。张帅和妻子对农业一无所知,跟着亲戚从零开始学起,在距离核电约60公里的地方建起了蔬菜大棚。“夏天的大棚在10点时就会达到40多度,所以每天5点多就要去地里干活。而即使是这么努力地去做,在最开始的三年却还是只赔不赚。”张帅说,几年前的大雪还压塌过辛辛苦苦搭建的五个大棚。

“好在福岛对农业扶持挺大,才让我们坚持下来。”张帅介绍,“对年轻人学习农业,前两年每年有一百多万日元的补助金,购买农业设备也有补助,有的补助会高达50%,比如搭建大棚花费150万日元,会得到75万的补助,另外还有购买农业机械等类似这样的补助。所以最初即便不赚钱,也不至于没办法生活。”

“地震那年菠菜超标了,后来都销毁了,东京电力给了赔偿,以后我种的蔬菜再没有遇到超标。因为种的是大棚蔬菜,所以核电站事故影响不大,只是菜价不比从前。”张帅对自己种的蔬菜颇有信心,他说:“地震发生至今,每一种蔬菜在收货、出荷前,都要先把样品送到农协接受放射性物质检测,只有合格了农协才会收购。蔬菜都是由农协统一收购、出售,从源头上防止了不安全蔬菜流入市场。我们一家人只有地震后两年是饮用瓶装水,后来都是自来水,吃的蔬菜都是自己种的,大米也是从当地农家直接买的。”

在 “JA福岛未来农业协同组合”,记者证实了张帅的说法。该组合伊达地区指导贩卖课的铃木优志介绍,在福岛已建立了常规的食品放射性物质检测机制,评估当地农产品的安全性,该组合的检测数据是一个重要的窗口。以2016年度为例,从2016年3月至2017年2月,检测中心检测了福岛县伊达地区13322件样品,包括蔬菜、水果、豆类、食用菌、山菜类、加工品等。所有的检测结果都可以在相关网站上查询到,从数据上可以看出,去年没有不合格样品。

在检测中心,记者了解了检测过程,蔬菜被洗净,切碎后,放进放射线检测器中,检测结果随后会在电脑上显示出来。放射性铯的数值超过100贝克勒尔/公斤,就判为超标,被严格限制进入市场流通。

“每到春夏季蔬菜大量收货时期,三名检测人员每天都很忙。”铃木说,在核事故之后的一年里,的确有山菜类检测出辐射,随后就禁止此类蔬菜的采摘、出荷,但这几年没有检测出过超标蔬菜。

在2016年度检测列表上,记者留意到,检查样品中蔬菜最多的是黄瓜,检测了1019件样品,水果中最多的是桃子,检测了3492件样品。

铃木告诉记者,福岛县是黄瓜、桃子的主要产区,而伊达地区桃子产量在福岛县居首位,近年向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出口量出现增长趋势。

除了食品,政府对住民的身体健康也非常关注,孩子更是如此,每年当地都会组织孩子们检测体内放射性物质再加上日本人邻居们也都非常正常地生活着,张帅和妻子也就觉得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

现在,张帅已经摸索出一套独自的种植技术,他说:“在中国也接触过农业,普遍是大型农场统一管理,没什么技术含量,而日本是各户种植,每一家、每块地的栽培管理方法都不一样。我种植的每块地的土壤渗水性、肥量、温度、通气性都不一样。这最初是靠农协技术指导,后来就要靠自己摸索、积累经验。”

“我当时初做农业时,很多年轻人不愿种地,闲置土地挺多,我们很容易就租下土地,现在不到20亩。但再扩大已不容易了,做农业的人比前几年多了,土地越来越不好找。”张帅说:“黄瓜苗栽到地里大概25-30天就可以收货,农忙的4月到10月,每天都要采摘,浇水、施肥,防止病虫害也要做,没有一天休息。现在已经忙不过来,今年开始请了两名帮手,明年还打算招聘两名农业研修生。”

与张帅对话时可以发现,在他眼中的福岛是一个充满感激、喜悦与希望的家园。耕耘与持续,终于换来收获,已有两个孩子的张帅,一家的生活也有了起色。之前张帅一家一直住在政府的町营住宅,2017年夏天在距田地5分钟车程的地方买地盖了独栋住宅。受张帅的影响,2014年他的两个表弟也开始种大棚,现在亲戚中已有四家在福岛从事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