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深度日本:福泽谕吉将成为“过去”!日本纸币设计更新,谁能登场?

日本人
深度日本:福泽谕吉将成为“过去”!日本纸币设计更新,谁能登场?

日本的纸币的设计样式将于2024年更新。新的万元面额、五千元面额、一千元面额的纸币正面人物,将变成涩泽荣一、津田梅子和北里柴三郎。

这三位都是怎样的人物?他们除了赫赫有名的大贡献,还有哪些鲜为人知的小故事?(下文纸币图例源自日本财务省)

涩泽荣一:日本资本主义之父

涩泽荣一:日本资本主义之父

涩泽荣一(しぶさわ えいいち)出生于1840年的日本琦玉县。当时日本正处于江户末期,涩泽是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子弟。少年时代的他一边“不走寻常路”跟着家里学贩卖蓼蓝,一边也见证了日本从“锁国”到1853年的“开国”过程,此后,许许多多的外国人来到了日本列岛,社会也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农家出身的涩泽身份比不上武士阶层,新思想的涌入让他积极地参与到了倒幕的活动中。在当时,可谓是个“进步新青年”了。

和很多人对那个时代崇尚西洋文化的印象有所不同,涩泽小小年纪就开始学习中国传统典籍。据说,5岁时开始跟着父亲读汉文典籍、7岁开始读《论语》,虽说生于农家,但是这从小累积的文化知识基础可谓深厚。

(图:涩泽荣一出生地)

机缘巧合,倒幕的活动没有能继续下去。但是涩泽在成为了德川幕府的最后一位将军德川庆喜的幕僚后,他的人生有了新的发展方向。正值1867年巴黎世博会召开,将军胞弟德川昭武率众代表日本前往巴黎参加,而随行人群中就有涩泽荣一。在那个信息不够发达的年代,涩泽能有这样去巴黎的机会实属不易。他也没有辜负这样的机遇,在巴黎看过了世博会后,还跟随昭武去了欧洲的其它国家。不仅看到了更加发达和先进的西方社会,还在沿途中跟着翻译苦学外语。在这历时约一年的欧洲访问之旅中,涩泽荣一受到了很大震撼,也增长了见识,他意识到日本和西方社会的差距非常之大,而封建性质的幕府制度不重视工商,日本商人地位轻贱,这样的社会现状已经成为了时代潮流的阻碍。

图:琦玉县深谷市青渊广场的涩泽荣一像。(涩泽荣一的雅号为青渊)

既会经商,又会外语,还出国考察有见识的涩泽荣一之后的人生像是开了挂。1869年设立了商法会所,在这个既可以看做是银行又可以看成是物产交易大厅的地方大展拳脚,后来又受到明治新政府三范围的邀请,33岁就成为了主管国家预算的“大藏少辅”。在其他人看来官至高位的涩泽并没有止步于此,1873年,他居然辞职不干了,选择“弃官从商”。辞职后的涩泽主导并创立了第一国立银行(即现在的Mizuho银行,みずほ銀行)。随后,银行业在日本开始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涩泽亲自参与组建设立的银行就数不胜数。此外他还大力推进了日本的日本造纸印刷业、保险业、炼钢业、皮革业等等诸多行业的近代化进程。

涩泽被称作“日本资本主义之父”可见一点都不夸张。来过日本的朋友想必没有人不知道Mizuho银行,当你了解到它作为日本第一家银行由涩泽荣一带头创立的话,那么日本纸币不印这位人物,又应该印谁呢?

津田梅子:女子教育先驱

津田梅子:女子教育先驱

五千日元纸币上的新人物是津田梅子(つだ うめこ),很多人并未听过这个名字,但是她却为日本的女性教育,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津田生于1864年,是幕府幕臣津田仙的二女儿。她的出生地是现在东京都的新宿区南町,也就是说,津田是真正的生在大城市的官宦人家,算是个千金小姐。不过这样的生活并没有很长久,幕府倒台后,父亲也失去了原有的官职,此后津田仙就开始栽培起了西洋蔬菜,而津田梅子就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

也许很多人会以为,津田的人生会在东京这座大都市里慢慢生根发芽,然而和当时的绝大多数孩童的生活完全不同,未满8岁的津田梅子,在父亲的安排下,跟随明治政府北海道开拓使选派的留学生随团前往美国,成了一名小小留学生。人生自此180度转变,开启了美国成长历程。

图:津田塾大学正门

8岁,也许是很多人刚刚读了一两年小学的年级,但是津田已经住进了美国一对夫妻的家中。从英语、钢琴开始学起,随后梅子慢慢也了解到了基督教并成为信徒。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梅子在拉丁语、法语、英语文学、自然科学、心理学、艺术都有涉猎。在日本发出归国指令之后,甚至还申请了延期1年,于1882年才回到了日本。

很难想象,不到20岁的津田梅子,已经有约11年的海外留学经历了。而她在回国后,并没有能立刻找到留学女子可以发光发热的领域。毕竟当时的日本社会还处于封建思想浓厚的时代。她发现日本和西方之间对待女性的态度有很大的落差。这种男尊女卑的思想所形成的社会氛围,不是一朝一夕即可发生变化的。成为一名英语老师后,讲课的过程中她还发现,日本当时对于女子的教育目标是成为一个贤妻良母,这让她无法认同。

很多人也许会不知所措,但是津田梅子选择了再次赴美。1889年,她得到了免费留学的机会,再次离开了日本。这次她学了3年生物学,并开始关注日本女子教育。她又申请了延期一年,设立了女子留学奖学金,到处募集钱款,为日本的女性提供更多接受出国教育的可能。

待到1892年再次回国时,津田梅子又做回了讲师。她一边教书一边积极地以各种形式援助身边的求学女子。尤其是,创设“女子英学塾”(现在的津田塾大学)一事上,因为学校行事作风很“非主流”,遭到了当时社会上的很大阻力。但是津田梅子意志坚定,通过和志同道合者一起不懈努力,让学校得以维继。不过这样的努力付出,都是有代价的,长期操劳让她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66岁就去世了。

现代人的视角来看,也许无法想象那个年代几乎没有社会地位的女性,是如何通过留学冲破思想禁锢并努力为更多的女性谋得受教育的权力的。但她的努力,在当今有了结果,值得登上纸币的正面。

北里柴三郎:日本近代医学之父

北里柴三郎:日本近代医学之父

北里柴三郎(きたざと しばさぶろう)生于1853年的熊本县,父亲是个地方小官。据说从小,家里对他的教育就非常严格。8岁起北里就开始学起了四书五经,16岁时,北里进入了熊本医学系校,开启了学医的生涯。也许很多人会对熊本县不甚熟悉,这是日本地方的一个县,但是优秀的北里没有止步于此,23岁时,他考上了东京医学院,也就是现在东京大学的医学部。

大概到了这里,很多人觉得这仿佛是拿到了一个精英的人生剧本。有趣的是,北里因为在东大时期“口无遮拦”,经常随口说出教授的论文内容,结果多次被学校留级,仿佛分分钟从学霸就沦为“学渣”了。但是他对医学是认真的,31岁北里以第八名的成绩从东大毕业,随后在日本内务省卫生局供职。

工作场上的上司,是北里东大的学长。这位名叫绪方正规的学长兼上司给北里一条全新的发展道路:去留学!和前面两位名人的履历不同,北里去的是德国,学的是细菌学。自此,他在感染病领域专心研究,在留学期间,他成功的培养出导致破伤风的芽孢杆菌,并和德国同事埃米尔·冯·贝林(Emil von Behring)共同研究,认为通过注射含有抗霉素的血清可以实现对破伤风的免疫。这可是一个轰动医学界级别的研究成果,自此,医学研究分支也多出了一个“血清学“来。

作为学者,研究到了这一步,可谓巅峰。然而从巅峰载誉归来的北里,回到日本国内一度非常窘迫。当年在东大做学生时候和大学结下的“梁子”,没想到在功成名就时依然存在。北里与母校东大医学部关系似乎更差了,鉴于东大在学术圈的地位,这样的差关系甚至让日本学术界无人理会北里,据说到了“孤立无援”的程度。

而纸币人物之间的梦幻联动,来的猝不及防。目睹了这一切的福泽谕吉(现在1万日元纸币的登场人物)站出来,帮助了困境中的北里柴三郎。1892年,在福泽谕吉的努力斡旋下,“私立传染病研究所”在东京的芝公园落成。在这里,北里柴三郎终于可以大展拳脚,继续自己在细菌学上的研究。

然而不仅仅是东大的不支持,这个研究所还遭到了不明真相群众们的不理解和围攻。以东大首位校长渡边弘基为首的人,居然聚集起周围普通民众,一起来反对北里的研究所。大家对于细菌、传染病的恐惧,紧密地和研究所联系起来。此事出来振臂高呼的仍然是福泽谕吉。他说“研究所是安全的,我的二儿子就住在附近,大家不要担心”。

这两位大人物之间的故事,在福泽去世后还有后续。福泽死后的1917年,福泽创设的庆应义塾大学也开设了医学部。为了报恩,北里柴三郎义不容辞地就任了庆应义塾大学医学院的首位院长。并为此尽心尽力。

纸币人物的生平趣事就介绍到这里。这一次日本的纸币人物,选取的都是日本明治时期,为了日本近代化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士。他们走出了日本,见识了大千世界,学习了更先进的知识。并用来改造自己的国家。这些都是值得称颂的。

那么,日本纸币的背面又会变成什么样?你知道这些隐藏在新版纸币背面的秘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