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我们如何从日本历史上的传染病流行接受教训?

|
我们如何从日本历史上的传染病流行接受教训?

新冠肺炎肆虐,在日本也备受关注,电视节目不断报道武汉的疫情发展,同时,人们也在关心专机接回的日侨以及“钻石公主号”游客的感染人数激增的状况。

1

记得上大学刚学日语的时候,日本老师讲到一个词,名叫“虎列刺”(霍乱),当时真是谈“虎”色变的感觉,令人印象深刻。来到日本之后,觉得日本是岛国,人口稠密,对于传染病比较敏感,从幼儿园开始就教育小孩子勤洗手,回家第一件事要漱口。

开始以为只是一种良好的习惯,后来觉得其中可能还有其他原因。

最近每天看到电视反复报道疫情的节目,东京感染新冠肺炎的人并不多,电车里戴口罩的人也只有30%左右,但是,媒体的关注度极高。觉得有些奇怪,便查阅了一下资料,发现日本近代历史上经历的灾难之中,就有极其严重的传染病的事例,当时的报纸也和现在一样,每天追踪报道,原来这是一种集体记忆。

据记载,最初霍乱流行是在1822年,源自印度的霍乱经中国传入日本。第2次流行是在1858年,美国轮船密西西比号停靠长崎时,船员登陆后,霍乱便由长崎传入九州,最后一直传播到北海道。

明治维新之后,也就是日本的近代,最初的一次感染病爆发是明治10年(1877)9月5日,美国制茶公司的两名工人在横滨染上了霍乱,随后在横滨有42人感染,14人死亡(见《读卖新闻》1877年9月20日报道),最初霍乱只是在横滨和鹿儿岛流行。

2

为什么会在相隔很远的鹿儿岛流行呢?当时日本发生内乱,即“西南战争”(1877年2月-10月),战场主要在鹿儿岛,政府军和反叛军的军营中爆发霍乱等传染病,战后,士兵纷纷返回家乡,山梨、长野、福岛、新潟、静冈、爱知、三重等地相继出现疫情感染。于是,霍乱在日本全国传播开来。

人一旦染上霍乱,就会上吐下泻,陷入脱水状态,不久便死亡。所以,日语的“虎列刺”又俗称“一骨碌”,也就是爆死的意思。江户时代,人们以为是“虎、狼、狸”合为一体的怪兽在作怪,1877年9月21日,锦绘新闻上曾经登载了怪兽的图画,而且,这个怪兽像猛虎一样可怕。

不久以后,即1879年,霍乱在日本全国肆虐。据《读卖新闻》统计,从4月开始,霍乱在全国传播,一直到10月传遍日本各地,直到10月25日,日本全国有16万6734人感染,其中9万零627人死亡(《读卖新闻》1879年11月2日报道),死亡率竟高达57%。霍乱直到1878年才结束,死亡人数接近10万人。

当时,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老百姓只能求神拜佛,在家门口贴神符辟邪。政府只有呼吁民众注意饮食和饮水的卫生,清扫厕所,消毒,隔离患者,然后烧毁死者的衣物。除此之外,1877年,日本政府还颁布《虎列刺病预防法心得》,规定患者和医生要向行政机关报告,这就是1897年制定的《传染病预防法》和现在实行的《感染症法》的基础。

这次新冠肺炎爆发后,日本政府首先启动的就是《感染症法》(1999年4月1日实施),以法律依据来隔离新冠肺炎患者,并以公费治疗患者。

1886年,霍乱再次在日本流行,横滨的戏院和剧场等公共场所都禁止营业。纵观明治时代,霍乱肆虐,死者高达37万,这个数字超过中日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中日本士兵死亡的总和,对外战争和传染病对于日本社会造成重大的打击。

3

进入大正时代,传染病再次席卷日本。1918年,美国流行所谓“西班牙流感”,8月传入日本,11月传遍全国,人群聚集的地方,如兵营、纺织厂、电车公司、煤矿、医院等都是重灾区,在历史上称为“第一次流行”,据当时的内务省卫生局统计,当年日本国内总人口5719万,感染流感的竟然达到2116万8000人,死亡人数高达25万7000人。

1919年9月,又发生了“第二次流行”,这次流行也长达1年,有241万2000人感染,12万8000人死亡。紧接着是“第三次流行”,这次有22万4000人感染,3698人死亡。

这次“西班牙流感”波及全球,估测全世界患者高达6亿,死亡人数达到2500万以上,日本的患者总数达2300万,死亡人数总计38万人。

患上“西班牙流感”后,患者的症状最开始表现为普通感冒或流感,但往往病情迅速恶化。据记载,住院两个小时后,患者的颧骨上开始出现褐红色斑点,几个小时后,病人显著出现发绀现象,症状从他们的耳朵一直扩散到整个面部,肤色变青,不久便死亡。与以往的感冒不同,普通感冒一般是老人和幼儿感染和死亡率比较高,而“西班牙流感”的患者主要是20岁-40岁的青壮年。

当时人们预防流感的手段不多,在英美这样的先进国家,大多也是戴口罩,警察戴口罩,军人戴口罩,情侣戴口罩,学生们戴口罩,就连棒球运动员比赛也戴口罩。日本的预防和治疗手段就更贫乏。

当年的《大阪每日新闻》报道讲“各个火葬场满员。由于流行性感冒的突然袭来,死亡率急剧上升,大阪市自流行初期的10月25日开始至本月3日,天王寺、长柄、小林的3个市营火葬场全部爆满”(1918年11月6日)。

现在,在大阪天王寺区的一心寺,仍然能看到一个高大的石碑,上面大书“大正八九年流行感冒病死者群灵”,纪念这次波及全日本的流感的死者。经过多次的传染病的肆虐,日本社会从小教育孩子们养成了勤洗手,常漱口,戴口罩的习惯。

霍乱至今在世界上有些地区仍然是流行病,流感现在每年冬季也都会流行,人类依靠现在的科技也没能根治,但是,随着流感的死亡率降低,人们逐渐轻视流感的传染和治疗。当今人们普遍关注中国的疫情,但是,美国的流感其实更加严重。现在,流感应该引起人们的警惕,一旦大爆发,个人和社会的损失都十分巨大。

4

回顾日本近代早期的传染病史,我们可以得到以下的教训。

1. 健全法律,取缔野味市场,禁止贩卖和食用野生动物,用法律管住一些人的嘴。
2. 完善传染病法等涉及公共卫生的法律,使强制住院和隔离以及治疗都能有法可依。
3. 科技发展,社会进步,但是人类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现在传染病蔓延,对抗的手段仍然是不外出,隔离患者,这和100多年前的方法基本相同,所以人类要懂得谦虚,还要学会和自然相处。
4. 在全球化时代,传染病扩散的速度要比以往快得多,因此,要加强公共卫生的研究,还要在研究疫苗和特效药方面投资,做好公共(早期预警,封闭学校和小区,隔离患者)防御和个人的防御对策(洗手,戴口罩),医疗机构防治传染病的对策,加强海陆空边境上的检疫,将危险拒之国门之外。
5. 认真记录患病和死亡人数。查阅日本的历史资料,100多年前的瘟疫都能统计到个位人数,有据可查。
6. 希望疫情结束之后,在武汉立碑,纪念在此次新冠肺炎中不幸遇难的死者,表彰冒着生命危险在第一线救死扶伤的医护人员,让后人记住,今后要提高全民防疫的意识,永远铭记血的教训。

从历史上看,每隔几十年就会有一次传染病的大流行,20世纪就有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1957年的亚洲流感,1968年的香港流感。进入21世纪,2003年的非典,近年又多次发生H5N1等禽流感。

人是健忘的动物,非典过后,仍然有人食用野味,这次新冠肺炎就有可能是不汲取20年前教训的结果。希望武汉的疫情早日结束,人们也早日恢复正常的生活,“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前方扬征尘,奋斗无穷期,期盼痛定思痛的日子早日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