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号外 | 新开的银座茑屋书店有没有变更美?

| 购物 , 银座

如果说书本像一艘船,带领读者探索着广袤的海洋,那么书店,是否就像一座宇宙,充满着无数的星系,让人穷尽一生也无法触及它的尽头呢?好在,这份无法穷尽不但不令人沮丧,而是有更多的踏实与安心,随意开启,都会有新世界般的惊奇。 4/20 于银座大型商场GINZA SIX六楼甫开幕的「银座茑屋书店」,它所提供的书香宇宙,充满着艺术气息,以及和式旖旎/凛冽两种截然不同却巧妙揉和的风情。

世界最美的书店,如何延续至每间分店?

世界最美的书店,如何延续至每间分店?

文/ 费雯丽

茑屋书店似乎已经成为日本书店的代名词,尤其代官山的茑屋书店,甚至被誉为世界最美的书店之一,这项殊荣带来了高知名度与满满的观光人潮,但作为一家连锁书店,如何把这份美感与殊荣延续到其他地方的分店,就成为一大课题,人们期待着茑屋书店必然的美丽与惊奇,然而「复制」并非长久之计,强调与在地连结,做出自己的特色与个性,才能让每座茑屋书店独立成长,银座茑屋书店有着座落于Ginza Six 的超优势地利之便,人潮无须担心,但如何让人驻足与留下印象,他们将自己定位于汇聚世界「艺术」养分的汇流地。

以艺术题材为主的6万册书籍,涵括100名艺术家的研究资料与著作,古今和洋横跨范围尽力展延,再以时间为纵深,有简单就能入手的书籍,也有高价稀有的珍贵巨型书,呈现的方式,太多太多。

自由展现书中的世界

自由展现书中的世界

其中,以东京为舞台的漫画作品之今昔比照,同时在专柜上也展出了漫画家的原画;那些被视为是「18禁」的春画,做为日本绘画艺术的一环,自在而坦然地放置在开放的架上,对于光是瞥见封面就不自觉害羞的自己而言,反倒像是不够大器了;在以日本传统文化书籍为主的角落,则是直接展示了日本刀,即使放置于玻璃柜中,也难以隔绝刀锋的凛冽之气。

每个柜架、书台、方格,搭配着「实物」都呈现出自己的一番天地。这些保留了一定比例的展示空间,仿佛是借用了美术馆、博物馆中展示呈现的方式。如果美术馆博物馆会在建筑中设制图书室,以补足那些未能巨细弥遗解说的背景资料、历史缘由与延伸阅读,那为何不能反过来呈现呢?银座茑屋书店大量的展示,让人们将文字、实体、与自己的想像得以做出更相近的结合。

安顿那些无法被归类的分类法

安顿那些无法被归类的分类法

逛书店时,另一个有趣的观察点,是归类的索引选词。历史、地理、宗教、哲学、心理、美术、摄影、本土文学、外国文学,这些归类法当然很易懂,但那些「无法被归类」的非典型,以及更多心情思维上的需求,喜怒哀乐的感觉,这些主观的意识是否也可以被直白地标签出来呢?

书店本身也许要保持一定的客观与冷静,但若是添加了一些意识,反而更有互动感,更能感受书店想说的话,所以不只是单纯地标示出「历史」、「爱情」、「生活心灵」,「东京—过去」、「相遇/别离」、「希望/绝望」,令人更能精准地抓住其精髓。

这种分类的概念,其实可以追溯源头,从茑屋书店同事业体中的老前辈——影音出租店「TSUTAYA」说起。

位在涩谷车站八公口十字路口的TSUTAYA,就和其他影音出租店一样,以导演、演员、制作公司、原著为标准陈列,又或着,会细腻地再细分,比如以战争电影为例,便会以「古代」、「二次战前」、「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后・反战」等来区别。微观思考是能让观众更迅速地抓住自己的需求,宏观来看,则是方便观众系统性地、按部就班地绵密吸收。

书册伫立成一展间

书册伫立成一展间

当然,不容忽视的还有矗立在书店中间的「T-GALLERIA」展览空间。

仿佛两本超巨大的书,展开竖立放在地板上,形成了两个「ㄑ」拼凑成的四方型开放展间,外头是摄影师蜷川实花的樱花写真,内部则是杉本博司的「发电机」系列作品。配合着挑高6公尺的天井,让自然光洒落,空间运用赋予弹性与想像。

古今和洋、极端高雅与下町风俗的融合,银座茑屋书店包罗万象,却又紧扣着「艺术」的主题与定位,值得旅人到此汲取体验。

银座 茑屋书店
地址|东京都中央区银座6-10-1 GINZA SIX 6F
时间|9:00~23:30

图片出处 / 费雯丽 自行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