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来去高冈住一晚,行进北陆间的温柔过度

| 荞麦面
来去高冈住一晚,行进北陆间的温柔过度

本文由台湾有质读志haveAnice供稿,原文在此

飞机直达石川县的小松空港,在快要降落的时候,窗框里出现的是不同于对日本的繁华印象,田野连着山脉,绿油油之间缀着铺砖瓦屋顶的和式平房,细长而茂密的树丛,是属于北方的针叶林。
然后,一尊盘坐着的佛像也伫立在其中,唐突却很是和平,以其最突出的高度仿佛庇佑了这整片风景。
不见密集的住宅聚落、交错的公共道路,让自然包容了大部分的地景,是对北陆的第一印象。

来去高冈住一晚 #001

来去高冈住一晚 #001

继冲绳、东京后,haveAnice 出发日本北陆,不是到热门的立山黑部或合掌村,亦不是最近兴起的金泽,而是位于富山县的高冈。
收录在100名城中,是日本最早设立的城市之一,有保存良好的古老街道及建筑群,人们的生活就在这场景中来来去去;
延续了好几代的铸铁技术,生产全国80%以上的铸物来自这里。
高冈遗留在时间齿轮的后段,是座没有被过度打扰的城市,缓缓地向来者述说历史,也正在与时代交接的道路上迈进。
「高冈市」,不像是旅行的目的,有着令人慕名远道的原因,却是定点到定点的转换之间,宜人的停留片段。
掌握过度的气氛是日本很擅长的事情,高冈是这样的,你从家乡来,要往名胜去,旅途行进间的温柔过度地。

先从金屋町开始,进入高冈的昭和气息

先从金屋町开始,进入高冈的昭和气息

离车站约20分钟的距离,走路就可以到高冈最早开町的金屋町,这里在开城时为了振兴产业而引进了铸物师,就此开启了高冈铸物的源头,至今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
安静的街道上踩着石子路,石子路上还镶有铜片象征着铸物在此辉煌的痕迹,町内的平房佐着松柏或是枫树,江户时期的氛围仿佛没有离太远。

最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千条木格门窗的屋景,不论是住家、商店还是工厂,在门或窗上总是站着一列笔直的栅栏,木造温润而扎实的质感、留给空气经过的间隙,隐隐透露了民族柔软谦和的个性,有几分疗愈。

每户人家都不着痕迹的透过风铃或是小铜像标示自己为金屋町的一份子,我们在一个体操孩子的铜像前驻足,挂在千条木格门窗上的板子写着〔大寺幸八郎商店〕。
这家商店从事铜器加工有一个世纪之久,技术传承下来所累积的厚度,也许让现代人无法轻易消化,于是这几年开设了体验的工作坊,叙述推广铸物在生活的分量。

我们脱下鞋,踏上榻榻米进入人家,这栋百年的建筑,以原有住家的样貌展示铸作的艺术品。

在温柔的大寺太太带领下,探究了屋中的庭院风景,让人为时代不疾不徐的静守而入迷。

在瑞龙寺细细思量自己的愿望

在瑞龙寺细细思量自己的愿望

在瑞龙寺细细思量自己的愿望瑞龙寺被国家指定为国宝级的有形文化财,年岁可以追溯至四百年前,做为当时建立高冈城藩主—前田利家,世代皈依佛陀的寺庙,并呈现出典型江户初期禅宗寺院建筑的样貌。

这里的信仰很安静,没有香火鼎盛的浓烟刺鼻,也不需摩肩擦踵才能见到神明。

在前往寺庙之前的一段路,以高冈引以为傲的铜像来说历史的长河,从总门进到寺庙后,山门、佛殿、法堂依序列了一线,在彼此之间也都留了一径视野辽阔的道路,左右先是一地白石子,再来是铺张平整的草皮;让人在信仰的路上反思一遍,不要急着张狂那些不切实际的愿。
即便是没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也会在瑞龙寺找到安心与平静。

驰进田野,品尝高冈原味的荞文そば

驰进田野,品尝高冈原味的荞文そば

循着 D&D 出品的《d design travel》,在拜访完国宝级的瑞龙寺后离开了市区,将感到平静的心带到田野里这栋专卖荞麦面的特殊建筑去。
建筑本身获得了Good Design Award 的肯定,仿造神社建体的做法,将外观木头故意削得老旧,看来历经风雨,是建筑师兼老板今井先生的细腻心思,应和着高冈充满历史感的年纪;建材全是采用高冈在地的自然材,和朋友一同花了一年十个月的时间才建造完成。

推开木头把手的门,左边是荞麦面的食堂

右边是今井太太经营的艺廊;艺廊展示了高冈当地艺术家的作品。

食堂座位不多,空间却因为高挑很辽阔,由里到外尽是木色的静谧,大量使用了如千条木格门窗的设计,让光线自由穿梭于屋内,沉稳但并不压抑。

荞文そば 菜单上的选项不多,好吃的几个就足够。面条的咬劲、调味的风味都十分简单,反映出高冈这块土地的个性。
光线穿梭于桌席间,晶莹的面条闪闪发亮。
今井先生采用的自然元素,在建筑、在室内、在嘴里品尝的面条里面。

  • 1
  • 2
  • 1
  • 2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