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日本文化:被东京都知事点名!热闹非凡的新宿夜店,了解一下?

| 俱乐部
日本文化:被东京都知事点名!热闹非凡的新宿夜店,了解一下?

作者栾殿武,旅日华人教授。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微观日本”:致力于深度解读日本文化,从微观角度带你领略东瀛万千。

东京解禁紧急状态之后,传染最集中的地区的是所谓的“晚间的闹市”(夜の街)。于是,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一改以往使用“晚间的闹市”的含蓄说法,直接指出新宿的夜店是个传染源。新宿是东京著名的不夜城,那里的夜店是什么样的呢?夜店到底有什么魅力让客人在疫情之下也要冒险去逛呢?

来到东京旅游,很多人都要慕名去逛新宿

这里有大型电器店,药妆店,百货商场,各种服装店,还有各种饭店,居酒屋,卡拉OK歌厅,应有尽有。東京新宿的歌舞伎町,只看名字,似乎和传统文化有关,当年笔者第一次来新宿时,独自一人走进这条街,到处都是拉皮条的小哥,才发现走错路,赶紧逃了出来。新宿据说是亚洲最大的红灯区,当年在这里拉皮条的人,现在也有人摇身一变,成了社会名流。

(图:新宿歌舞伎町)

90年代,中日两国的黑社会曾经在此争夺地盘。现在的歌舞伎町,仍然灯红酒绿,光怪陆离,是闻名亚洲的不夜城,也是著名的欢乐街,这里有居酒屋、赌博店、色情旅馆、还有各种夜店,满足形形色色的人们的欲望。夜店也分几种,美国电影里的那种喝酒跳舞的夜店一般要去六本木或者涩谷,而新宿的夜店大多是日本特色的,坐着喝酒聊天的。

(图:银座夜景)

新宿的夜店和银座不同,银座的夜店主要面向公司的老板和政治家,这些人逛夜店可以使用各种经费,不用自己掏腰包,所以出手阔绰,而新宿的夜店主要面对普通民众。新宿夜店的魅力在于模拟恋爱,店里雇一些女孩和帅哥,让他们和客人一起喝酒聊天,提供一个非日常的空间。

让客人喝得高兴,聊到痛快,慢慢地喜欢上其中一个女孩或者帅哥,成为粉丝,然后暗示可以去店外约会,先去卡拉OK唱歌,或者去逛街吃饭买东西,还有情人约会等等,让客人不断花钱。

比如开香槟、开白兰地、开生日派对,让客人送名贵手表或许名牌包包,店员之间根据人气和营业额排名次,夜店的厕所里贴着坐台女郎们的名单,上面标注着客人的指名次数,竞争谁是当月的第一。客人花钱越多,坐台女郎的名次就越靠前,最有人气的便可以坐上No.1的交椅。

夜店在日本社会是比较罕见的个人竞争机制,夜店里女孩或者帅哥不论学历,也不论资历,完全凭个人的口才和魅力,只看营业额,谁能获得最多的客人点名,谁就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获得No.1,也就是店里的“一哥”或者“一姐”。店里将女孩或者帅哥的照片贴在外面,让客人点名。

如果坐上“一哥”的位子的话,会享受特权,本人也有一种优越感,有的店专为“一哥”特设包房,有的店规定“一哥”可以唱卡拉OK压轴的歌曲。从“一哥”开始排座次,帅哥们天天都要竞争。

如果排不上座次,或者是刚进店的新手,就要为前辈打下手,替前辈们喝酒捧场,学习如何讨客人的欢心,如何用巧妙的语言表现自己的魅力,抓住客人的心。不仅要在店里努力,下班后也要和客人用Line联系,聊天增进感情,增加点名次数。

(图:Roland,图片源自网络)

帅哥们不仅单凭外貌和身材,他们要学会洞察客人的心理,并不是一味低三下四地陪笑,而是通过交谈,取得客人的信赖,在心理上成为朋友、成为男友、甚至成为偶像,甘心为他们保持“一哥”的座次花钱,客人会产生一种错觉,是自己培养了帅哥,最终客人也会获得一种成就感,其实有钱的女人也很孤独和空虚。

在夜店工作的魅力就是个人可以自由发挥自己的魅力,这种魅力最终表现为数字,每到月底,客人的数字换算成工资和奖金等收入,收入按照营业额提成,当众颁发工资和奖金。

一般的日本公司发工资都汇到银行,不发现金,而夜店为了激发店员的热情,在众目睽睽之下发工资,现金装在信封里,依次发给店员,成绩优劣,一目了然。“一哥”的工资信封里的现金鼓鼓的,可以立在桌子上。

新宿的夜店为了让客人体验非日常的空间,店主便推出歌舞表演,或者香槟为大家助兴,这就形成了日本特色的酒吧文化。夜店的经营模式是一种无名的小人物通过努力成为“明星”的追梦手段。

于是,秋元康把这种模式导入了AKB48组合,让她们在秋叶原的小剧场实现自己梦想。我们可以验证一下AKB48的推销手段和夜店的经营模式何其相似。

其一,女孩们梦想成为明星,卖力表演,努力取悦观众,观众则尽力买票捧场。观众和女孩们的距离非常近,简直触手可及,女孩们在小舞台上跳舞演,超短裙随舞蹈上下纷飞,以此来撩拨粉丝的心,这种近距离就如同夜店一样,使客人产生亲近感和错觉。

除了在剧场演出,女孩们台下与粉丝互动,如推销CD唱片,握手和合影。粉丝为了能和自己的偶像握手要买CD,要拍合影,也要买CD。

其二,这些女孩不是往日明星的类型。她们没有惊人的美貌,也没有美妙动听的歌喉,甚至没有超群的身材,在众多的普通女孩中插入几个可爱型的小美女,树立几个偶像,让女孩们竞争成为团队的“一姐”。

她们的成功,让众多的家长和女孩的幻想变成了梦想,立志成为偶像,这些女孩们认为上电视就能成为引人注目的明星。于是,偶像团队不断扩大,不仅发展到了名古屋等地方城市,还扩展到了上海,曼谷等海外市场。

其三,AKB48组合的培养方式和宝冢歌舞团完全不同。宝冢歌舞团要严格训练声乐和舞蹈,无论登台表演还是在镜头前都具备专业素质,而AKB48她们是粉丝身边的偶像,她们在台上主要跳舞,歌曲只要清新明快就可以,而且是合唱,不需要专业歌手的水平。

其四,每年要举办总选举,排座次,场面轰轰烈烈,已经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参加总选举的偶像,需要粉丝们买CD,每一张唱片中有一张投票,这就是竞争人气。这是典型的夜店手法。她们的粉丝大多是中年男人,有的粉丝为了抬高自己的偶像的排名,不惜花重金买选票,一次选举竟然砸上1000万日元。

(图:紧急事态宣言下的歌舞伎町一番街)

这种夜店模式造就的明星,虽然能名噪一时,但是也成为大众化时代的消费品,很少能成为演艺界的明星。同时,模拟恋爱,把握不好,“爱”骤然会转为“恨”,近距离接触偶像的模式产生了刺伤偶像的负面事件,这在夜店里也时有发生。这种近距离接触也是传染新冠肺炎的原因。

同样,在夜店里工作,并不是令人羡慕的职业,一些在学校不爱读书的年轻人最终走进了这个行业,但是这个行业也为这些在学校里“失败”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重新表现自我,表现自我价值的机会。

个人之间竞争,夜店之间竞争,要在竞争中站稳脚跟,就要不断努力,就要咬紧牙关,顶住压力。其实,新宿的霓虹灯的背后,也有很多催人泪下的故事。

待疫情散尽后来日本旅行,不妨也来见识一下这独特的新宿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