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新冠疫情之后——大预测!日本将发生哪些变化?

| 初夏
新冠疫情之后——大预测!日本将发生哪些变化?

作者栾殿武,旅日华人教授。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微观日本”:致力于深度解读日本文化,从微观角度带你领略东瀛万千。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5月25日晚宣布,解除日本全国紧急状态。此前日本47个都道府县中已仅剩东京都的首都圈和北海道等5个地区维持紧急状态。
此举给日本带来了怎样的影响?疫情之后,日本该如何应对?

让外国人看不懂的“日式抗疫”

让外国人看不懂的“日式抗疫”

从中国人的角度来看,东京的疫情并未结束。这时候解除紧急状态也体现了日本人希望平等、整齐划一的特性。“外表停摆”的日本社会又开始启动运转,地方政府似乎都在等待“解除紧急状态”这个尚方宝剑。

什么是外表停摆呢?日本的紧急状态和别国不同,没有封城,也没有禁止外出,超市照开,24小时便利店照常营业,很多公司照样上班,只是公立的中小学和高中4月以后一直停课,居酒屋和扒金宫等人员密集的地方停止营业,各种体育比赛也都一律暂停,互相观望。其中,旅游和酒店等服务业受到的打击最大。

从文化的角度来看,日本人喜欢妥协,不愿意对抗;所以新冠肺炎爆发后,日本就没有“战疫”这个词。因此也没有大规模核酸检查,也没有严厉隔离措施,这种不温不火的抗疫也没有引起欧美社会那样的疫情大爆发,也没有发生医疗资源崩溃的现象。可谓“日本特色”。

据《朝日新闻》统计,在7国集团中,日本每10万人中确诊感染的患者只有13.2人,是最少的;同时核酸检测的人数也是最少的,每10万人只检查212.8次(仅相当于意大利检查次数的4%);而且每10万人中的死亡人数是0.64;每天新增感染人数上,美国和意大利达到1000万人中超过900人时,日本的最高峰是4月17日,为50.9人,这也非常少见。这一些列的数据,让欧美的媒体直呼“看不懂”。

(图:日本沼田市号召“with corona”的倡议海报)

疫情虽然还没有结束,偶尔还会像九州和东京那样出现反弹,但是似乎大局已定,现在由不温不火的抗疫转变成提出“与新冠病毒并存”,似乎恰好体现了日本人“不与天斗,不与地斗,与自然共存”的自然观。

众所周知,日本常有频繁的地震、台风、海啸、暴雨、泥石流、滑坡和暴雪等无法抗拒的自然灾害。正因为有这样的自然观,所以政府提出“与新冠病毒并存”,也就没有引起社会不安和老百姓的反对。

这似乎也是一种达观,既然消灭不了病毒,那就只能与之共存

患新冠肺炎去世的患者家属,可以说是最值得同情的,亲人病重治疗期间不能探视,主治医师每周打一次电话报告病情,不幸去世也不能见最后一面,死者身上所有的遗物都不能退还给家属,甚至火化后的骨灰都不能直接面交给家属,只能由殡仪馆的人放在死者家门口。这种情景是以往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即使如此,死者家属表现的也很坦然,虽然我们只能通过电视看到逝去的名人家属镇定地面对电视镜头,但并没有听说有家属去政府门前抗议检测和治疗新冠肺炎措施不利。

本次病毒的最大特点是禁止人们接触,而当今社会发展的特点是城市化、集约化和全球化,也就是说密集、集中和交流。经过这次灾难,这一切都将受到影响,社会的形态也将随之变化。

都变了!日本的工作和生活

都变了!日本的工作和生活

此次新冠病毒流行,给我们带来最大的思考是如何改变以往的经济模式和生活方式,比如:是不是每天大家都要在同一个高峰期去挤电车?是不是上班必须去公司的办公室?甚至是不是开公司必须在东京花费很多租金去租一个办公楼?

现在很多公司发现以往在公司办公,无非就是开会、处理文件和发电子邮件,这些其实都不必挤在办公室办理,原来没必要让员工每天挤两三个小时的电车。日本这几年一直提倡改变加班加点的疲劳工作法,但是一直都没有彻底改变,一次新冠病毒就让很多公司老总脑筋灵活了。在家办公,公司不但节省了租用办公空间的费用,还节省了水电费,今后还可能节省支付给员工的交通费。可以说“一石三鸟”!

新冠病毒虽然打击了社会经济,但是也有人从中发现商机。就像当年中国SARS肆虐时阿里巴巴的网购被人们接受那样,东京送外卖的公司生意火爆了起来,网购和外卖已经开始进入每个日本家庭。而在此之前,点外卖需要配送费,比在店里消费贵,所以并不普遍。

卡拉OK店本来因为空间狭小和密封,在新冠病毒流行初期是重灾区,但是,经过经营模式转换,店主将那些狭小的包间按照时间租给个人和企业,这样不能在家办公的人可以租包间远程办公,公司也可以利用包间召开企业说明会和招聘会。

全国紧急状态发布期间,人们在家办公,孩子们在家做作业,尽量减少外出,这时开始时兴的是小打小闹的高消费。比如:网购5公斤一袋的高级大米,买一包平时只能闻闻香味的高档咖啡豆,买一个套装的法国果酱等,原来舍不得消费励行节俭的老人和中年人,看到在新冠病毒面前人是那么脆弱,于是这个高危群体开始消费了,这样也产生了很多商机。

还有一个现象是各种店铺为了隔绝店员和客人之间的接触,在收银台前支起了透明塑料布,几乎所有的店铺,都引进了这个方法。超市和便利店,客流量大,人员繁杂,而且无法强制所有客人戴口罩,店员在这种环境下工作必然提心吊胆,一块透明塑料,可以缓解员工的心理压力。

同时,为了防止唾沫四溅,日本正在推广透明面罩,马上要进入夏天,不能长时间戴口罩,这种透明面罩有可能代替口罩。现在,老师上课戴,游泳教练戴,店铺的员工戴,就连空姐也戴,大概今后戴透明面罩会变成“新常态”,这也为生产透明塑料的企业带来商机。

教育革命进行中?

教育革命进行中?

此次疫情,感觉日本应变能力最强的是大学。由于大学提前半年就已经制定了全年的教学日程,疫情刚开始时候,应对措施显得并不理想。2月底中小学封校的时候,大学还都在互相观望,4月初开始宣布停课或者推迟上课一个月,希望能忍过高峰。但看到疫情长期化,复课无望,于是全面启动网课。

以前老师站在讲台,习惯于唱独角戏,近年来流行翻转课堂,分组讨论,课堂互动等,这些搬到网课上也能做到得心应手。特别是和学生互动,网课要比平时的课堂效果甚佳,日本学生比较害羞,在课堂上不愿意举手发言,而网课则可以通过文字提问,发言踊跃程度超乎想象。

据调查,与中国学生相比,日本学生更喜欢上网课。这是因为日本学生平时不住校,以前每天往返校园花费很多时间和昂贵的交通费,网课则节省了时间和费用。

网课本来是近年来受人关注的EdTech,即教育(Education)和技术(Technology)的结合,但是大部分大学教授都敬而远之,新冠病毒“迫使”大家都亲身体验EdTech。从网上给学生发通知、布置作业、到网上收作业、再加上准备课件......网课上双向交流,短时间都实现了跨越。

新冠病毒流行之后,教育的国际化将进入新时代。以前曾经听闻的美国密涅瓦大学(Minerva Schools at KGI)的教学模式最近开始受到关注。这所大学的总部位于旧金山,这所学校颠覆传统教学模式,不设“固定校园”,但是学生必须在学生公寓住宿,利用WiFi上课。学生们第一学期在旧金山读书,之后将前往世界上另外6个城市(海德拉巴、布宜诺斯艾利斯、台北、首尔、柏林、伦敦等)里度过余下的学期。这所大学去繁就简,学校不投入资金建教学楼、图书馆、宿舍和健身房,同学们需要充分利用城市中更加丰富的教育和生活资源。通过网络学习课程,他们在世界上各个角落都可以参与到网络课堂中。

传统大学讲座式授课(lectures)和考核(test-based)判定教学效果的教学方法,而密涅瓦大学所有的课程都采用主动式学习方式,由15至19名学生组成seminars(小型研讨会),学生课前在网上观看课件,事先预习,上课内容基本都是讨论,活动用activity来巩固已经预习过的知识。教授每节90分钟的课授课时间不超过10分钟。

这所大学2014年的录取率为2.8%,曾经被媒体以“美国最难进的大学”、“没有墙的世界大学”来形容,是一所颇具神秘色彩的学校。总体上来说,网络在线教育是世界的未来趋势,密涅瓦大学的实践有助于传统大学发现和解决传统教育的主要问题:能否提高学生们的学习效率?能否激发学生们的学习兴趣?能否用新的理解帮助大学创新教育方式?同时能否用技术帮助大学降低运营成本并能在世界范围招收优秀学生?

结语

2020年,我们经历了很多始料不及的危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系列举措,让人们开始思考如何继续推进全球化的问题,新冠病毒更是让全球化的浪潮雪上加霜。

今后世界肯定要发生巨变,我们大概无法回到“人员、生产、资本”全球化流动的时代,不过,每一次遇到困难,都能出现意外的机会,日本在新冠病毒流行之后,也会迎来社会变革。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