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我将福岛重建视为自己的天命” ——访日本复兴大臣吉野正芳

| Simply Wonderful. TOHOKU. , 福岛
“我将福岛重建视为自己的天命” ——访日本复兴大臣吉野正芳

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发生至今,已经将近7年了。这些年来,受灾重地日本东北地区的基础设施仍在持续兴建中,日本在灾后重建方面的努力与成效,皆有目共睹。这次All About Japan特别邀请到《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蒋丰先生,配合日本复兴厅对复兴大臣吉野正芳先生进行了专访。

2011年3月11号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我曾多次深入福岛采访。东北大地震发生6年半后的2017年9月11号,我又一次作为华媒总编受邀深入核事故现场——福岛第一核电站。截至目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只去过福岛第一核电站两次。
2017年8月初,安倍晋三在改组内阁时曾提出要求“所有内阁成员都要拥有‘我就是复兴大臣的意识’。”当然,真正的复兴大臣只有一位,那就今年69岁的吉野正芳。
吉野正芳的家乡,就是承受了地震、海啸、核泄漏事故三重打击的福岛县。他本人在福岛县的事务所也被全毁,就连自家住宅都遭受了大规模的毁坏。所以,他将把福岛民众的心声传达进内阁视为自己的使命,为此不惜与安倍晋三首相“同床异梦”。
12月1日,踏着日本政治中枢霞关的金地毯——铺地的银杏叶,我走进了复兴厅,应约采访复兴大臣吉野正芳。

辐射剂量率与全球几大城市不相上下

辐射剂量率与全球几大城市不相上下

《日本新华侨报》:说来也巧,今年是我来日后的第29年,也是您从政的第30年。就在今年9月,我刚刚前往了核泄漏事故现场——福岛第一核电站采访,相关报道在中国国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响。首先,我想问您一个中国人都很关心的问题,福岛县及周边地域的辐射剂量率与全球主要城市相比,究竟如何?
吉野正芳:首先,我要感谢您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真实现状介绍到中国。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地域的辐射污染清除工作还在进行中,截至2016年10月,从福岛第一核电站的80公里范围内的地表上方一米的辐射剂量率,要比2011年11月减少71%。
如今,福岛与全球主要城市相比,在辐射剂量率几乎没有区别。2017年9月4日,北京的地表上方一米的辐射剂量率为0.07μSv/hr(微西弗/小時),同一天的新加坡的辐射剂量率为0.10μSv/hr,柏林为0.08μSv/hr,纽约为0.06μSv/hr,9月5日的首尔的辐射剂量率为0.12μSv/hr,我的家乡福岛县磐城市,2017年8月1日的地表上方一米的辐射剂量率为0.06μSv/hr,比北京还低0.01μSv/hr。

食品辐射检查最严的国家是日本

《日本新华侨报》:欧盟委员会在日前宣布,解除包括福岛县产大米在内的日本10个县的农林水产品的限制,该决定于12月1日起正式生效。欧盟的这一决定是否意味着福岛县产的农林水产品已经不存在核污染?目前全球有哪几个国家解除了对福岛县食品的进口限制?
吉野正芳:在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发生后,全球有81个国家和地区都限制进口日本的农林水产品。截至2017年11月,已经有25个国家和地区解除了限制,仅在今年,就有卡塔尔、乌克兰、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这四个国家恢复进口。(在本次采访结束后、阿根廷也解除了限制。)今天你来采访我,也是我最为高兴的一天,因为从今天开始,也就是从2017年12月1日开始,欧盟解除了包括福岛县产大米在内的10个县的农林水产品的进口限制。不过,十分遗憾的是,作为日本近邻的中国、澳门、韩国、新加坡、俄罗斯等七个国家和地区,目前依旧禁止进口日本的农林水产品。
在大家的印象里,福岛产的大米可能是全世界污染最严重的大米。但事实上,日本对食品里的辐射物质的检查水准可以说是全球最为严格的。比如日本厚生劳动省规定,一般食品里的辐射值每公斤不得超过100贝克勒尔(Bq),而欧盟是每公斤不得超过1250贝克勒尔,美国是每公斤不得超过1200贝克勒尔,日本是美国乃至欧盟的十分之一以下。从2012年开始,日本就是全球第一个对全量全袋大米都进行辐射物质检查的国家,并且自2015年以后,就没有出现过超标的福岛产大米了。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和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等全球性机构也都非常认可日本严格的食品安全管理和监察体制。

福岛儿童遭受“风评被害”最令人痛心

福岛儿童遭受“风评被害”最令人痛心

《日本新华侨报》:自2011年的核泄漏事故发生后,“风评被害”这个词语就成为了亚洲国家的流行语。就连中国人都知道这个词指的是由于一些没有根据的风言风语所导致的经济及名誉上的损失。通过报道,我也了解到日本为了消除“风评被害”采取了诸多举措。这些举措是否看到了成效?
吉野正芳:其实,“风评被害”的根源,在于大家对于核辐射的了解不足。为了让大家准确地了解辐射相关知识和福岛的现状,复兴厅制作了包括中文在内的多国语言的简单易懂的宣传手册,努力消除“风评被害”。
如何让福岛县的农林水产品恢复销量,是消除“风评被害”的一大课题。虽然距离核泄漏事故已经过去了6年零8个月的时间,但是福岛的农林水产品的价格依旧低于全国的平均价格。虽然福岛有93%的水产加工厂都恢复了生产,但是东京的超市柜台上,已经陈列上了其他产地提供的水产品,现在很少能看到福岛产的。今后,我们复兴厅还会专门为此编制预算,帮助福岛的农林水产品扩大销售途径。
福岛的观光产业也因为“风评被害”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各种科学普及及现地宣传活动,2016年在福岛住宿过的外国游客的人数比2015年增长了50%,呈现出的是一个逐渐恢复的趋势。但是跟日本各地的盛况相比,依旧是逊色很多。
其实,在各种“风评被害”中,我最为担心的,就是被疏散到其他县的福岛儿童在学校里被排挤,遭遇校园霸凌。这是令我最为痛心的。

在抓紧硬性建设的同时也要照顾软性需求

《日本新华侨报》:您刚才也提到,距离地震、海啸及核事故已经过去了6年零8个月的时间,福岛的灾后重建工作进度如何?如今还有多少福岛灾民依旧在过着避难生活?
吉野正芳:福岛全县避难人数最高峰是在2012年6月,达到了16万4000余人。如今还没能重返家乡的有5万3000人,是高峰时期的三分之一左右。这5万3000人还没有一个恒久的可以安心的居住地,是我们今后重点支援和辅助的对象。
福岛全县面积共计13.783平方千米,现在的避难指示区域是370平方千米(相当于五个香港岛的面积),只占全县总面积的2.7%。也就是说,福岛县内有97.3%的地区是可以正常生活的。截止2017年6月末,计划建设的30.000户灾民公营住宅已经完成了总体的85%,今年年内预计完成至96%。
除了生理上的、经济上的损失外,我还非常关注大家的心理健康。虽然距离海啸发生已经过去了近七年的时间,我自己也做了七个月的复兴大臣,但直到今天我都不敢去看电视里的海啸的场面,看到了就迅速更换频道。在那场海啸中,我的家被冲垮,我的朋友被卷走……都说时间可以冲淡悲伤,但有些心理上的巨大冲击,是伴随着时间而逐渐鲜明起来的。连我自己都如此,其他灾民的内心可想而知,在扶植产业、建设公营住宅、修建堤坝等硬性基础设施的同时,还要照顾到灾民们的软性需求。

我要在内阁中传递自己的主张

《日本新华侨报》:最后,我想问您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您是从福岛走出来的政治家,现在虽然身在中央,相信对于家乡也有着深厚的感情。您曾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公开表示,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首要责任应该由国家背负。在不同场合也都强调日本应该推行零核电。这看起来与安倍首相是“同床异梦”。您觉得自己能够说服安倍首相吗?
吉野正芳:我是安倍政权的阁僚,按理说应该要和政权有协调性。但是福岛民众不需要福岛第一核电站,也希望福岛第二核电站废炉,这就是所有福岛民众的心愿。既然我作为福岛出身的政治家入阁,我就要把老家福岛县的声音传递给每一位阁僚,即便是少数意见也要传达,尽可能地让政权听到福岛县民们的心声。我将福岛重建视为自己的天命。

采访后记

采访后记

在采访结束后,吉野大臣再一次感谢我深入核电站现场,将真实介绍到中国。当他得知我最近撰写并出版了中文版的《二阶俊博传记》后,他高兴地表示,二阶先生为日中友好发挥着不可取代的作用,与中国有着很深的渊源,希望日中两国人民都能了解二阶先生的贡献,也都能了解我们福岛县的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