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來去高岡住一晚,行進北陸間的溫柔過度

| 蕎麥麵
來去高岡住一晚,行進北陸間的溫柔過度

本文由台灣有質讀志haveAnice供稿,原文在此

飛機直達石川縣的小松空港,在快要降落的時候,窗框裡出現的是不同於對日本的繁華印象,田野連著山脈,綠油油之間綴著鋪磚瓦屋頂的和式平房,細長而茂密的樹叢,是屬於北方的針葉林。
然後,一尊盤坐著的佛像也佇立在其中,唐突卻很是和平,以其最突出的高度彷彿庇佑了這整片風景。
不見密集的住宅聚落、交錯的公共道路,讓自然包容了大部分的地景,是對北陸的第一印象。

來去高岡住一晚 #001

來去高岡住一晚 #001

繼沖繩、東京後,haveAnice 出發日本北陸,不是到熱門的立山黑部或合掌村,亦不是最近興起的金澤,而是位於富山縣的高岡。
收錄在100名城中,是日本最早設立的城市之一,有保存良好的古老街道及建築群,人們的生活就在這場景中來來去去;
延續了好幾代的鑄鐵技術,生產全國80%以上的鑄物來自這裡。
高岡遺留在時間齒輪的後段,是座沒有被過度打擾的城市,緩緩地向來者述說歷史,也正在與時代交接的道路上邁進。
「高岡市」,不像是旅行的目的,有著令人慕名遠道的原因,卻是定點到定點的轉換之間,宜人的停留片段。
掌握過度的氣氛是日本很擅長的事情,高岡是這樣的,你從家鄉來,要往名勝去,旅途行進間的溫柔過度地。

先從金屋町開始,進入高岡的昭和氣息

先從金屋町開始,進入高岡的昭和氣息

離車站約20分鐘的距離,走路就可以到高岡最早開町的金屋町,這裡在開城時為了振興產業而引進了鑄物師,就此開啟了高岡鑄物的源頭,至今已有四百多年的歷史。
安靜的街道上踩著石子路,石子路上還鑲有銅片象徵著鑄物在此輝煌的痕跡,町內的平房佐著松柏或是楓樹,江戶時期的氛圍彷彿沒有離太遠。

最印象深刻的莫過於千條木格門窗的屋景,不論是住家、商店還是工廠,在門或窗上總是站著一列筆直的柵欄,木造溫潤而扎實的質感、留給空氣經過的間隙,隱隱透露了民族柔軟謙和的個性,有幾分療癒。

每戶人家都不著痕跡的透過風鈴或是小銅像標示自己為金屋町的一份子,我們在一個體操孩子的銅像前駐足,掛在千條木格門窗上的板子寫著「大寺幸八郎商店」。
這家商店從事銅器加工有一個世紀之久,技術傳承下來所累積的厚度,也許讓現代人無法輕易消化,於是這幾年開設了體驗的工作坊,敘述推廣鑄物在生活的分量。

我們脫下鞋,踏上榻榻米進入人家,這棟百年的建築,以原有住家的樣貌展示鑄作的藝術品。

在溫柔的大寺太太帶領下,探究了屋中的庭院風景,讓人為時代不疾不徐的靜守而入迷。

在瑞龍寺細細思量自己的願望

在瑞龍寺細細思量自己的願望

在瑞龍寺細細思量自己的願望瑞龍寺被國家指定為國寶級的有形文化財,年歲可以追溯至四百年前,做為當時建立高岡城藩主—前田利家,世代皈依佛陀的寺廟,並呈現出典型江戶初期禪宗寺院建築的樣貌。

這裡的信仰很安靜,沒有香火鼎盛的濃煙刺鼻,也不需摩肩擦踵才能見到神明。

在前往寺廟之前的一段路,以高岡引以為傲的銅像來說歷史的長河,從總門進到寺廟後,山門、佛殿、法堂依序列了一線,在彼此之間也都留了一徑視野遼闊的道路,左右先是一地白石子,再來是鋪張平整的草皮;讓人在信仰的路上反思一遍,不要急著張狂那些不切實際的願。
即便是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也會在瑞龍寺找到安心與平靜。

馳進田野,品嘗高岡原味的蕎文そば

馳進田野,品嘗高岡原味的蕎文そば

循著 D&D 出品的《d design travel》,在拜訪完國寶級的瑞龍寺後離開了市區,將感到平靜的心帶到田野裡這棟專賣蕎麥麵的特殊建築去。
建築本身獲得了 Good Design Award 的肯定,仿造神社建體的做法,將外觀木頭故意削得老舊,看來歷經風雨,是建築師兼老闆今井先生的細膩心思,應和著高岡充滿歷史感的年紀;建材全是採用高岡在地的自然材,和朋友一同花了一年十個月的時間才建造完成。

推開木頭把手的門,左邊是蕎麥麵的食堂。

右邊是今井太太經營的藝廊;藝廊展示了高岡當地藝術家的作品。

食堂座位不多,空間卻因為高挑很遼闊,由裡到外盡是木色的靜謐,大量使用了如千條木格門窗的設計,讓光線自由穿梭於屋內,沉穩但並不壓抑。

蕎文そば 菜單上的選項不多,好吃的幾個就足夠。麵條的咬勁、調味的風味都十分簡單,反映出高岡這塊土地的個性。
光線穿梭於桌席間,晶瑩的麵條閃閃發亮。
今井先生採用的自然元素,在建築、在室內、在嘴裡品嘗的麵條裡面。

  • 1
  • 2
  • 1
  • 2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