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bout Japan

福岛西部那些风景如画以及喜多方拉面

| 美食 & 饮品 , Simply Wonderful. TOHOKU.

产米的地方就能制酒,来到会津磐梯不但能细细品尝各种日本酒,这里还有许多连年得金赏的纯米大吟酿,你或许没有时间亲眼去酒造了解品尝大吟酿是如何制成,最棒的方式是在酒店1F的会津SAKE Bar,这里19:00~23:00提供三十所不同当地酒造所生产的清酒,可谓种类最全的清酒吧。

磐梯山温泉酒店的设计别具一格,除了有一般布局的客房,这里顶楼还有挑高屋顶LOFT式客房,设计很时尚,天气好时阳光洒进窗台,可以沏上一杯茶,坐在窗台欣赏着翠绿的磐梯山美景。

酒店还备有一间可容纳5人的顶级客房,这间房最让人感兴趣的是有宽敞的客厅,迷你吧还有一个清酒冷藏柜,家人或朋友可享受边喝酒边聊天的度假时光。

除此之外,会津若松自古便是有名的用药草治病地区,著名的御药园在德川时代是国家指定名园,星野磐梯的大厅提供免费咖啡茶水服务,你可以在药草柜自己挑选草药……,用轮铁研磨器将药草碾碎,倒入滤茶壶,闷泡2分钟后,观赏着窗外美景,细细品尝自己特调的药茶,享受磐梯山自然流动的美妙时光。

关于满古登食堂的拉面和女主人,这个店名在资料上写作平假名,读作MAKOTO,对应汉字,可做“诚”或“真”,然而在喜多方市找到这家店,古朴的匾上写的是“满古登”,是谐音MAKOTO,那几个字看上去古色古香,透着岁月的厚重。

据说是非常有名的拉面店,传了四代,现在的女主人是佐藤莉佳。约定的采访时间是两点,我们早到了20分钟,而且没有吃午饭,既然到了喜多方,直接就先坐下点拉面。650日元一碗,写作“中华面”,其他还有叉烧面(950日元),猪排饭(1200日元)……二话不说,最单纯普通的才是最正宗的,所以立即点了中华面。在等的时候,顾盼了几面墙上的已经泛黄的相片,有高円宫殿下一家来吃的,有安倍首相来吃的,这小小的拉面店却是贵宾盈门。

厨房里几个女人在劳作,有时还聊着天传出笑声,让弥散着拉面和叉烧香味的店里更有种祥和小城感。拉面,自如是极好吃的,那叉烧一样看得出是自家店里煮的。喜多方拉面汤汁颜色清亮,味道却是香醇,并不比浓厚白汤滋味淡。

到两点样子,结帐后,记者才说,其实是来采访的,要找佐藤莉佳女士。正在厨房里忙着的一位女子就很不好意思的样子跑出来说,哎呀原来是来采访的,我们给准备了房间呢。在一个榻榻米房间,佐藤女士(应该叫老板娘啊)就招呼我们坐下。又端来小盘柿子。采访从这里开始,不过,中途老板娘又几次跑出去忙活,又风风火火进来继续与我聊着。她会说几句简单的中文,是在美国留学时跟中国人室友学的。

这位老板娘,是满古登食堂的第四代主人,继承拉面店是从老板娘的女儿10岁时开始的。问她以前做什么工作,答是钢琴老师,毕业于洗足学园音乐大学,听到这里,不禁诧异。钢琴老师怎么想起继承拉面店的?听她道来,理由倒也简单,而且非常日本——因为女儿10岁时,想要参加女儿学校各种PTA活动、家长参观日等等的活动,而如果在其他公司工作,就很难一一请假,可是如果是在自家店里就不同了,可以对第三代店主也就是她的父亲说,“今天要去学校,拉面店您替我啊”。就这样素手离开琴键,端起了煮面熬汤的大锅,而且毫无可惜遗憾之色。“拉面店,干着很快乐,最喜欢在换煮面水要等一会儿的间隙,到店堂里帮忙收拾,和左右桌子的客人聊天,问问人家小孩子几岁啦之类的”。刚开始接班时,倒也并不觉辛苦,做了几年后,反而感受到“暖帘”之重,即自家店那块门匾的分量。然而既然挑起了担子就要担当下去,一路“一生悬命”。

喜多方这一带的人,早上就开始吃拉面,所以拉面店是7点开始营业的。农家的人、去上班的人,在干活前先来吃一碗拉面。

现在店里清晨由第三代店主也就是佐藤莉佳的父亲4点来熬汤,佐藤莉佳是5点半来准备面。一周休一天。如此十余年。店里所有拉面制作工序与70年前一样,只是柴火换做了煤气。还有,年轻时在这一带工作而经常来吃拉面的客人,退休回到家乡后,带着家人来这里旅行,又来怀旧地吃拉面了。对于他们,佐藤莉佳保有感恩的心,仿佛为了他们也要将店坚守下去,仿佛在店里等待亲戚的来临。此外,近年来观光客来得多了,还有来自英语圈国家的客人,这时,美国留学学回来的英语令佐藤莉佳应对自如。

虽说是为了照看女儿而继承拉面店,但老板娘的女儿今年高三,明年就是一名大学生了。同是独生女儿,佐藤莉佳却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也继承拉面店,她说女儿如果在自家店里,会觉得是家里的店,还是应该让女儿去别的公司工作以培养责任心。所以,佐藤莉佳说总有一天会关掉店,静静生活,由于教钢琴已有长期空白,所以并不敢再教。虽说以这个老铺的牌子说不定可以卖个好价钱,但佐藤莉佳却坚决地说那是不可能的——回想初代店主佐藤莉佳的曾祖母,为了生活而开过各种店,麻将店、素面店……最终靠拉面为生并代代相传,如果这一代将店卖了,就仿佛是自己将祖先的劳苦给卖了,那是万万不能的。那么,关店以后要怎样?佐藤莉佳说,就是很“质素”即简素地生活,时间用在自己喜欢的女红和阅读上。其实,“那才是最大的奢侈啊”,佐藤莉佳说。这让记者想起有“守愚”一说,指保持愚拙,不事巧伪。眼前的女士说要“守简素”,尤其是对“奢侈”的解释,亦令人起敬。

说话间,佐藤莉佳又跑去厨房忙碌了。店里始终飘着喜多方拉面诱人的香味。

接下来,让我去到另一家坂内拉面店看看。

在很多地方见到过的喜多方拉面,原来大本营在这里——在福岛县的喜多方,找到坂内拉面店,很有种惊喜。此前在东京吃过的喜多方拉面、小法师拉面,原来从这里发源的啊,这感慨油然而生。

我们报社现在在神谷町,在此之前,在五反田很多年,车站前就有喜多方拉面。我们有位老编辑,是一位肉食女士,她动辄对我们说,还是去吃肉吧,吃十二块胖猪肉——说的是喜多方拉面店的叉烧面,数一数,上面铺满了十二块叉烧。这次在坂内拉面店门口的广告牌上数了数,依然是十二块。

接受采访的是坂内章一先生,是株式会社坂内的代表取缔役。采访时间是下午15点,店里还是有八成客人满座。坂内先生说,今天是平日,这个时间,人比较少,我讶异地说,在东京,这个时间拉面店是几乎没有人的啊。

后来坂内先生拿出几本相簿,是很简易的照相馆赠送的那种薄薄的一册,里面是队伍。这几年黄金周或者盂兰盆节的时候,慕名来排队吃拉面的队列。那么长,还在街头拐了弯。为了吃一碗坂内的拉面,排队两三个小时!

坂内先生又拿出一些资料,比如在喜多方拉面在美国的拉面店排行榜中排行第一,比如旅游网站经过用户点评后坂内拉面得到“卓越”等级——这些都是雅虎网上的内容,可能像国内的“大众点评”那样,还是相当可靠的。现在这个坂内拉面,在全日本有63家,在美国有四家。有的叫“喜多方坂内拉面”,有的叫“小法师”。

其实,在给我们介绍这些内容的时候,坂内先生显得不善言辞,他确实也是刚刚从厨房出来,一身正在干活的打扮。说着说着,他突然说你们等一下,就去厨房煮面,再端来,我说这趟汤真鲜——是真话,那汤的鲜美度,完全超越了我对拉面汤的定义,这里的面汤,让我想起中国坐月子时的老母鸡汤。而那汤又是清澈可见底的,我十分好奇汤这样清澄又如何浓香鲜美?

对于这种一看就很外行的提问,坂内先生也不知如何回答。他于是告诉记者,这一带的水很好,因为冬天积雪,水质甘甜。这一带的老店,连拉面里用的酱油都是特制的,即每家用的酱油都不一样。而坂内拉面店还坚持了一项几十年来没有更改过的传统技艺——手揉面。虽然现在使用机器制面,但他们一直坚持用手揉面,这样出来的面筋道。

坂内先生说这个店已经传了60年,他是第二代。作为家里长子,他很早就知道继承家业是理所应当的。所以,黎明即起熬汤备面,并且要给客人吃好吃的面——这是坂内先生的父亲教给他的。

临走,坂内先生又说,等一下。他拿出个硬币,让我放进小孩子买玩具那种机器,转啊转,出来一个袖珍拉面模型。坂内先生很高兴地笑了,说这可都是手制的模型,在东京买可贵着呢。

坂内拉面,作为喜多方地区的拉面,自然也是早上7点就开业,开到傍晚18点。坂内先生的儿子目前在关西的喜多方拉面店里当店长,将来也是子承父业的。从前喜多方地区人口37000人,有拉面店120家。现在有人口5万人,有拉面店200多家了。喜多方拉面与喜多方地区,几乎是相辅相成。

走在那一带的小街,确实处处是拉面店。而喜欢日本拉面的话,到这里来走一走,吃一吃,绝对是会有超值感受。面的美味自不必说,其间饱含的拉面文化,和淳朴小街的景象,还有与拉面店的主人说说话,都是旅途的瑰宝。

  • 1
  • 2
  • 1
  • 2
  • 1
  • 2